昭和年間左翼運動現場紀實

piggod10 發表於 2018-09-01

讀畢《蟹工船》,很難不想起楊逵的〈送報伕〉-該說這是當時的左翼思潮氛圍嗎?在大正-昭和期間的左翼文學,似乎都很清晰的充斥著某種理想、甚至可以說是過度樂觀的左翼鬥爭想像。大抵像是某種對抗邪惡的公式套路:暴政必亡、跨國/跨族群無產階級大聯合、醜陋的資方嘴臉、惡劣的剝削、群眾組織的凝聚、團結帶來的強大力量......

那看上去,應該可以理解作延續了大正民主時期蓬勃的社會改革思潮,即便在遭遇了日本國內高度軍國主義化、檢肅共黨分子愈驅風聲鶴唳的時刻,人們仍不改對共產主義/無產階級革命的信仰,猶奮力的博鬥著。接續到文學寫作的場域來看,這無疑帶動了寫實主義小說(恐怕也包含舊俄小說)的書寫模式崛起,甚至對於報導文學/田野調查內容的直接轉化。

只是後段的看,我們很難不發現其思想的單純、鬥爭手腕的粗陋,這在楊逵的〈送〉中已可略略窺見,在《蟹》則更致命的暴露出來。在一種清晰的階級鬥爭理路下進行的書寫,能夠極為清晰的發現其意識形態先行的取向,諸如〈蟹〉篇中漂流到俄國境內蟹工們的遭遇,便可以清楚為讀者意識其帶入的正是其將俄共及中共作為無產階級革命之夥伴/參照標準的邏輯。然而,這種取徑配合上作者極為拙劣的書寫技法,使得小說在卸除了階級鬥爭的第一線戰鬥臨場感及實務經驗以後,幾無任何可讀性,兼以扁平的人物刻畫,缺乏合宜的視點架構等問題,具皆使《蟹》在小說面暴露出嚴重的缺失。如若呂赫若、張文環等人的寫實主義小說,破除了「糞寫實」的批評,那麼《蟹》就我而言,恐怕正是糞寫實的具體展現。

然而必須正視的是,《蟹》書終究替讀者紀錄(不是文學性描寫)了昭和年間的左翼運動現場境況,倘若將之與戰後日本左翼運動的脈絡連通觀察,必然能夠發現足堪玩味之處,唯那便是跨文本的對照比較了,與此暫且述及此處便罷。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