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母》的書評

jrue 發表於 2019-10-07

3.5星
《惡母》一書分成六話,以岸谷奈江為故事裡的視角中心,隨著女兒真央從幼兒時期、幼稚園階段到小學入學後,描述其在媽媽友的小團體中所發生的不同事件,彷彿驚悚劇場般透過六段短篇連作呈現出人性的另一面,每則章節可獨立閱讀,串聯起更有首尾呼應、一氣呵成的快感,有別於犯罪小說的血腥程度,但在人際互動與角色心理上卻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小說開篇就可以感受到濃厚的純粹惡意,宅配而來的成人穢物尿布、匿名的警告信函以及無聲的電話,立即挑起讀者的好奇,關於兩年前主角眾人主導的霸凌事件究竟是誣陷的謠言抑或屬實的控訴?在第一話裡小團體的嫌隙雖然最終以火災意外的憾事收場,卻以人員平安落幕鬆懈戒心,其後的章節中作者春口裕子不著痕跡埋下伏筆、加強力道,彷彿在蝴蝶效應的影響下逐漸發生變動,最末營造出的餘韻令人心生恐懼,讓人懷疑起這一切是否最初就居心叵测?!

從書名就可以隱約得知角色設定所要傳達的重點,其一是身分-母親、其二是性別-女性,「媽媽友」在日本是指以孩子為紐帶而群聚組成的團體,為了交流教養問題而建立起的人際關係,因為母親的身分相互取暖、訴苦或抱怨而有了情感上的共鳴,然而也因為小孩免不了比較心態、嫉妒情緒而產生嫌隙,朋友間合則來、不合則散的道理看似簡單,卻又因為女性獨有的心理特質而加劇矛盾癥結,《惡母》裡我們看見了某部分人物渴望歸屬感與認同感的激烈,暗潮洶湧中更凸顯出友誼深不可測的黑暗世界。

著重在人物內心的想法和行為,可以看出春口裕子是相當擅長描繪女性的作家,把「母親」這個角色的多變面貌發揮的淋漓盡致,父職缺席、當了母親忙碌依舊寂寞,當孩子一出生,丟失的何止是名字,還包括自我,在感受人際滿滿的惡意之外,卻也不經讓人心生感慨,當然,最無辜的受害者還是莫過於那群孩子,《惡母》帶出了這世代親子不可忽視的多元議題。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