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罪狀:從未被遺忘的女孩》的書評

This is 苑媞司 發表於 2015-09-18

  在看過東野圭吾、史蒂芬.金等人懸疑推理著作後《沉默罪狀》實在不算是一部過於曲折或是複雜的兇殺檔案,甚至可以說,首尾呼應的情節是讀者可以預期的(起碼在讀到一半時便可以推測出來)。不過《沉默罪狀》的可看之處,並不在什麼驚世駭俗的案件,而是凱特.亞金森以文學性的手法敘述,帶上英式諷刺幽默的補語,提供鮮活有趣的故事進行。

  《沉默罪狀》的三大歷史檔案中並沒有錯綜複雜的背景設定,純粹在透過親人有色的鏡片望出去後,視角的模糊與種種遺漏,造成懸案或結案的結果。事隔多年,伊人已逝,獨留最愛伊人的自己活著,活在同一個地點與同一個時間,個案中的親眷或許與另一個受害者的家屬有過最淺的交流,然而他們都活在那個「還在」的曾經,現在與未來,那時間的流動性已經不再正常,黏稠,更甚凝滯。

  凱特.亞金森處理《沉默罪狀》的時間軸特特值得一看,如前面所述,時間的流動不再單純的線性前進,它章節與章節之間首尾略略重疊復又並進,以不同人的視角做出評判再以另一個人的眼睛解答那個評判的價值方向或正確或武斷。因此我個人在閱讀 《沉默罪狀》時並非一氣呵成閱讀完畢,它有非常多細膩的文學字句與意識型態的嘲諷,假如讀者在閱讀的選擇上希望得到一本緊湊、好萊塢式的娛樂性書籍,很可惜《沉默罪狀》一樣也辦不到。

  《沉默罪狀》的情節線直至第十六章,以西奧為女兒捐贈一張長椅開始,凱特.亞金森才邪惡地譬喻性收攏三大主線,好像舉著雙手故意無辜地說:「好啦,我這不是開始交代了嗎?」並在讀者都已經對主角傑克森產生立體般的印象後再拿出第四號歷史檔案給我們迎頭痛擊,因為已經先有了情感,以致於一般憂傷的死亡也都如此讓人潸然淚下。

  不玩神迷眩目的花招,沒有瞞天過海的陰謀,「感情」,是《沉默罪狀》最重要的看點,也是凱特.亞金森自身最清楚的寫作所長,很高興該死的作者交出一部不讓人失望的作品,也成功讓我大半夜的搥著室友掉眼淚。

  你成功了!Shit!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