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的書評

緩慢閱讀筆記 發表於 2018-09-04

簡莉穎〈《第八日》創作起源〉:
「創作過程中,深感自己瞭解台灣太少,若要取材,唾手可得的幾乎都是國外資料。我吃歐美跟日本的奶水長大,自己過去的養成也沒有長出足夠看待當代、本土議題的文化視野,回頭要處理自己身邊的人事物瞬間找不到語彙。
研究、紀錄、資料的累積,絕對是議題式戲劇創作的重要基礎。近年越來越多人整理紀錄,我也在一次次創作、取材中累積對『原創劇本』的思考:沒有其他第一線人員如記者、學者累積在地的資料,我們無法貼著在地創作;但有了材料,到成為一個劇本、一齣當代戲劇,還有很長的距離。」
/

簡莉穎的第二本劇本集《服妖之鑑》出版了,雖然早已入手,但為了八月底將要演出的《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 )》,我決定先掖著鼓噪的心,別打開書本爆自己的雷。可參加完兩場收穫滿滿的講座,一定得讀些什麼,便拾起《春眠》止渴。

裏頭收錄簡莉穎早期創作的四齣劇本:《甕中舞會》、《第八日》、《春眠》與《妳變了於是我》。比起現在愈發成熟的在地語言與創作模式,她早期的劇本多少帶點實驗、模仿的氣息,也尚未掙脫翻譯劇本的桎梏,文藝了些。

我們能在這些劇本中,看見她不停地蛻變成長,她在實際創作中學習創作,多方嘗試,尋找自己想要前進的方向。更令人欽佩的是有些信念她未曾改變,她所關懷、欲為之發聲的,始終是人。

簡莉穎的劇本集不止填補了台灣長久以來缺乏在地原創劇本的空缺,更可貴的是她隱藏在一篇篇創作起源裡,關於劇本創作的理念和方法。亦能從她和許多劇場人的對談中,窺見觀眾未曾瞭解的、舞台背後的世界,甚至是劇場的困境。

童偉格說,簡莉穎作為一種意外,彷彿太早、又太晚出現在劇場界。我多麼慶幸自己能與最喜歡的劇作家身處同一時代,我已擁有許多,而還能擁有期待,是一件非常、非常幸運的事。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