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的藝術》的書評

Murasakitobi 發表於 2015-09-19

看完後覺得腦袋很混沌,是本需要時間消化,藝術高度很傑出的理論作品

有機會應該再重看幾次,以下稍微抄錄這本書裡喜歡的字句,因為腦袋到現在還沒清醒,所以只好大致寫寫後段有印象的部份

詩人並不發明詩
詩在那後面的某個地方
許久許久以來它就在那裡
詩人只是發現它

我想像著文學的終結:一點一點地,無人察覺,字母漸漸縮小,直到完全看不見

喜劇性則比較殘酷:它粗暴地為我們揭示一切事物的無意義

興奮是情色的基礎,是情色最深處的謎,是情色的關鍵字

只要輕輕一動,只要輕如浮塵的一點細微變動,她就會掉到邊界的另一頭,一旦越過邊界,任何事物就不再具有意義了

我們走出童年,不知青春為何物,我們結婚,不知婚姻為何物,甚至當我們走入老年,也不知自己將走向何處:老人是屬於老年時期的純真孩童,在這層意義下,人類的大地是無經驗的星球

幼兒政權:童年的理想強加給人類

諷刺令人發怒,不是因為它嘲笑或攻擊誰,而是因為它視世界為混沌曖昧,它為是世界揭去面紗的同時,也剝奪了我們確信的某些事

我的規則:一部小說裡只有非常少的隱喻;但這些隱喻應該是小說的最高點

死亡像非存在一樣,溫柔地泛著淡藍色的光,我們不能說:"淡淡的藍色像不存在一樣",因為不存在不是淡淡的藍色.證明了不存在與非存在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作品OEUVRE."從草稿到作品,一路跪著走完的路"

如果我們專心地久久地看著一則好笑的故事,它就會變得越來越悲傷

小說ROMAN.偉大的散文形式,作者穿越幾個經驗性的自我(人物),徹底檢視若干存在的主題

小說家不會奢言他的概念......他不會為自己的聲音著迷,卻會為他追求的某個形式著迷

真正小說家的特徵是:他不喜歡提到他自己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還有一句有點忘了,憑印象大概寫一下:
小說本身永遠比作者聰明

這句說的真好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