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的訪客 Tangerine》今日我驟然的到來,會是你今後的夢魘。

吉娃娃 發表於 2019-11-18

擺盪於睡寐之間,夢魘似乎未曾出現,亦或未曾完結,汲汲營營的追尋答案,嘗試捉住那不停逃離手中的救命繩索,但是眼前的迷離究竟是真實的存在,還是單純身在異國的海市蜃樓,睡眼惺忪之際,瘋狂與事實只有一線之隔,不過這次取決於不是有多少的答案見光,而是有多深的黑幕遮蔽了雙瞳。

面對未知的國度,擔憂是一定的情緒,但若無法克服其中的恐懼,最終也是罔顧身處異國的經歷以及時光。政局動盪的坦吉爾,緊繃的國際情勢渲染了眾人的目光,然而時勢造英雄,但誰是誰的救贖,誰又是誰的毀滅,直到最後才能領悟到原來,主角從來不是以為的那位女子。

假若與其餘犯罪小說相比之下,得以看出有許多布局略顯粗糙,而人設的個性也有待評論,優柔寡斷、吞吞吐吐,除了恰巧反應當時女子身在亂世應有的模樣,但也顯得多餘,可能也是作者刻意的營造,於是目光總是放在愛麗絲的篇幅,她的掙扎、恐懼、擔憂和抗拒,讀來有些五味雜陳。沒有很認同她的決絕,因為太過畏畏縮縮;沒有很喜歡她的果斷,因為實在粗枝大葉。

不過讀完後才當頭棒喝,原來主角從來不是愛麗絲,而是若有似無的露西。坦吉爾因為地理位置,被許多國家統治過,因此也有許多名字,但無論換了多少次的發音,經過多少不同的人種,根本始終未曾變質,因為改變的只有外在,當地的艷陽不會因為法國的侵入而略減,平時的氣溫不會因為自由的呼喚而降低。

國度的更迭呼應了是露西的存在,她是當時那一無是處的閨女,因為性向和背景必須遮遮掩掩,但隨著愛麗絲的出現,擁有了全新的機會,成為一位全新的角色,她同樣是露西只不過換了一個樣。

原來,所謂的重點從不是以為的那樣。如同人們只想看見自己內心希冀的模樣,寧願忽略醜陋,亦或放大厭倦,全部取決於觀覽的角度,於是所有人只要轉個面向就能看見真相,但又有多少人願意花費心力去轉頭。

強烈的諷刺現今對於事情的一言堂,更可笑的是此時此刻,資訊發達的世代仍有人願意閉起雙眼,囫圇吞棗的概括接受,那麼無論多麼突然的消息,多麼珍貴的資訊,到頭來也只會成為一片空白的噩夢,無人靠近、無人證實。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