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貓之異同——《我的青春絞死了貓》讀後

有馬二 發表於 2019-12-03

  八千子這次同樣寫了一部依然有點特別的推理小說。
  如果說他的出道作《證詞》是洋溢着青春氣息的有病作品,那麼這部就是用冷灰的文字帶出讓人心底發寒的有病作品。
  之所以用「冷灰」而不用「灰冷」,皆因作者峻冷的文字,佈置出灰色氛圍。這種氣氛有點壓抑,又過於滲人。敘事上仍然用《證詞》那套交互穿插手法,只是時間線不再用絕對的時日,而是相對的回憶與日誌,顯得有點朦朧。由於時序先後上有點界限不清,偏近意識上的導引,埋有一定的起承轉合,唸起來一氣呵成,故此難以再像《證詞》那樣打亂次序任意閱讀。托賴於劇情脈絡的線性明顯化,多人物及多事件堆疊,營造出更上一層樓的謎團。在閱讀過程中需要消化很多資訊,而非流於表面泛泛而過,令閱讀時的體驗及趣味性比《證詞》更高。
  故事主要有兩條脈絡:一條是白亦慈養的流浪貓從失蹤到被殺,找其男友昱文幫尸尋凶;一條是林慶揚暗戀的學姐自殺,對她死亡背後的真相展開調查。與此同時還不斷橫向插入多條副線,像是慈幼社、德國同學及神父、租屋的租客、叫拐子的狗……複數的線交疊成立體且多角度的「事實」,其實就是《證詞》中多重證詞的變奏版。不同的是證詞是將「當事人事實經歷」與「第三者角度證詞」交疊,這次是像「所見即所得」地將耳聞目睹的事絮絮叨叨般記下來。
  一如《證詞》一般,並無所謂明確的推理,也沒有明確地指出兇手及交代真相。正因為一切都是自由心證,諸事皆由讀者明證,更感受到小說中無處不在的寒意。到最後無論是學姐抑或是貓,都毫不重要。如同社會上其他毫不起眼的小事,掩埋醜陋的人性。回頭再看,那種冷灰的文字,正好貼切這部作品的主調。那種閱後致人抑鬱的無力感,比《證詞》更上一層樓。
  我們不是超人,面對世間巨大的邪惡,不一定有力運轉乾坤,至少要抱持憐憫之情。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