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鳥 The Earthquake Bird》有些危險非常誘人,有的險隘充滿假象。

吉娃娃 發表於 2019-12-03

學會懂得避開危險,是一種生存本能,自然界的物種又有自個兒獨特的方式去保護以及對抗,顏色、氣味或是偽裝,人類亦同。遇到懷有惡意的惡人會試著避開,看到橫衝直撞的車輛會試著遠離。

但可惜的地方在於不是所有的危殆都看的見,畢竟獵物學會怎麼反抗,那麼獵人也會了解如何偽裝。

篇幅不長,同時也已經埋下非常明顯的線索引導讀者,但是動機呢?過程呢?屍體呢?其實整件案情非常單薄,但是隨著露西的自我厭惡,自圓其說的厄運,還有耳際不時響起的鳥鳴,原本單純的懸疑增添了不必要的面紗,至始緩慢的失焦,不單是獵物迷失了方向,亦同獵人也不知不覺遺失了期待。

慢慢的,也開始納悶到底是逃離指責還是尋找歸屬,充滿異國情調的去處,莫名的適應、奇妙的戀情,我們都在尋找人生的冒險,同時躲避人生的傷害,但是又有多少險巇是自找的,又有多少安穩是自己推開的?書中藉由地震鳥的習性,去說明遇到危險時人們往往要不是毫不知情便是已經進到死路,難以翻身。

畢竟有些兇險是直到最後才開展露真實的模樣,誰能預料到危機就在面前。每當人們遭遇傷害,脆弱的身心便會卸下所有的防備,那時也忘了或許險隘尚未完結,但急著逃離的心態又何能顧及螳螂捕蟬呢。

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預料或是預見不詳,但生活不是如此。恰似書中的三位角色,他們找尋著一種羈絆,但又因為過往而懷疑所有,尤其出自一位有理說不清的敘事者。話說回來,面對絕境人們除了會奮力一搏,有些還會落井下石的胡思亂想,結果原本可以突破的局面,越陷越深職到滅頂,仍以為自己從未有一線的生機,或許那種充滿假象的危險也是自欺的一種幻象——得以放棄掙扎的理由。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