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經典不讀的另一章

白藍世 發表於 2018-09-18

閱讀怎樣的書。也代表著生活與思維的走向是否趨於穩健走勢,當人的時間傾軋在盲目的工作氛圍中,很難再為自己的生活重整--朝九晚五,漸漸失去應有的彈性與靈巧,就顯現麻痺疲憊之感。輕者對生活失去目標與熱情,重者陷入某種不自覺的惰性輪迴,再也無法拓展生命的寬度與高度。
整個人就像勞動的機器,等待報廢,了無生機,更不要說提昇自己的眼界。
文學建構出來的世界,可以是天馬行空或與現實掛勾,交織出綿密的網絡,始於情感或事件,將人事物連結成某種情境,令人神往。
同性戀者與直男間的愛恨情仇,多半只能在情慾中迂迴,但又不夠深刻。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或有各樣的事件刺激造就兩人的離合,漸漸萌生某種情愫;人非草木,既然如此,便有可能發生。
無論你對宗教有多崇高的狂熱或無神論者,都不免俗的要從閱讀中的人物找尋類似的記憶或許我們都只是普通人,必須在少數服從多數的自我壓抑中找尋出口--閱讀就是很好的方式。
人本就複雜,不過情感裡也能細膩流轉,即便身陷牢獄之災,在不見天日與失去人身自由的處境,如何反思,因人而異。
因政治理念以革命立志便遭國家強制判刑入獄,想必只有在台灣的白色恐怖足可比擬,只不過在監牢裡的日子確實生不如死,然而有多少無辜者在此苟活,只為理想的明天做好萬全準備,韜光養晦也是有的。
時代不屬於我,而我卻在時代中反覆求問,只求問心無愧,有愧的是政府的偏見與無能,帶來更多的民怨與革命,都在歷史的見證下被提及了。
電影是把人生各樣的殘酷重新改寫劇本,讓情節變得更加緊湊,或許虛實相映也把人生的不完美變得可以被理解。
任何一種背離人性的約束,都無法長久,只有透過真正的解放,才有可能換得自由之身。
正因為現實充斥者各種無謂的約束,才讓道德變得不可理喻,顯然是把人性當成批判的工具,把人區分階級,自我優越並不會讓人看起來比較高尚,反倒是凸顯了另一種人性的卑劣,難以教化。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