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廠畔的女賊 Foundryside》在這是非之地,法律和正義根本多餘。

吉娃娃 發表於 2020-01-31

苟且偷生只為了給未來多一點點奢侈的希望。

假如能夠與物品對話,那對話絕對非常詭異但相比也很有趣。儘管聽起來充滿了誑誕,但在書中卻成為一種生活的元素。藉由銘術得已說服物件擁有不同的性質,然而東西不可能說變就變,要有準確的文字和規定的排序才能發揮作用,於是這般技藝稱作——銘術。

一種全新的條件,創作出一場史詩的奇幻作品。書中自行成型的規定去進行,但卻又一再的推翻和進化,根本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一位擅長偷竊的女賊,因為過去的傷害她習慣了孤獨,理解了殘酷,但生而為人終究會感到寂寞,渴求安全的歸屬。

藉由沒有生命的物品和生氣勃勃的凡人,他們利用銘術溝通,卻在對話中慢慢地失去人的道理,被財富給束縛、向罪惡給俯首,被名聲給迷惑,直到最後所謂的價值早已成為雲煙,或許亙古的毀滅蘊藏著貪念的結果,但又有多少人願意去正視那樣的毀滅,讓世界多一些慈悲和公平去緩頰正在劃開的傷口。

桑奇亞追求的平靜、格雷戈努力的正義和克雷夫存在的意義,應當很容易。卻被環境的迫使、身分的限制而失去應有的權利,他們所處的世界是龐大的是非之地,所有人只想著踩著屍體向上,卻忘了那些身體也曾經擁有氣息。

無論是峰迴路轉的劇情、幽默逗趣的對話、曲折離奇的真相、心驚膽顫的冒險以及為之著迷的奇幻,都是不可多得的存在和必要,除了劇情的完整也帶出了背景裡的各項議題,關於律法、交易還有貧富,作者不是單單創作稀鬆平常的社會差異,而是藉由陰謀與伏筆去強調全部事出有因,所有人都有個自的計畫慢慢鋪陳和計謀。

閱讀完後才在最後莞爾的審判、怪奇的命令中感受到,作者塑造的社會璀璨既美麗卻同樣不堪入目。假如追求正義,必須知道白費力氣;假如期望安穩,必定得要以身犯險;假如找尋自我,必然意識充滿痛苦,但在眾人的努力還有扶持下,他們發現的事更重要的去堅持目標,即使滿身泥濘也在所不惜。

雖然沒有什麼懸念,但是充滿文字的銘術,不停轉換的銘印,讓人看了無法自拔,希冀能盡快再度沉浸那樣的世界。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