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不敢教的小說》的書評

yee 發表於 2015-09-21

這是我心目中的神書!我可以理解作者所稱的急切是怎麼回事,在這個中華道統將傾未傾、台灣獨立還被視為政治操作的洪水猛獸,丈量是非的工具付之闕如(或者被懷疑一切的基調淹沒),因而眾說紛紜的時刻,我們確實應該重新回頭審視假文學教育之名的道德與民族洗腦,把在這五光十色的娛樂年代裡,看來太陳舊、太沉重、不合時宜的文學,舉重若輕,交還讀者,告訴我們混亂的個人、社會的處境裡,我們還有永不過時的文學心靈,抗拒太過簡單的詮釋。

讓我很震撼的,是1937年龍瑛宗處女作〈パパイヤのある街〉(植有木瓜樹的小鎮)驚豔文壇,43年後再發表〈杜甫在長安〉,通篇以中文寫作。中間漫長的斷代,他面臨的是政權粗暴抹去屬於他時代的文學與歷史。對任何一作家來說,賴以維生的語言一旦受禁制,大概就只能抑鬱凋零了。事實上,台灣文學確實曾歷經這樣的屠殺式斷裂。但龍奇蹟的「死而復甦」,交出〈杜甫在長安〉。百度了一下,它的中文非常地道,幾乎難以察覺作者的東洋教養。但越是這樣我越感到悲哀。他寫得越好,我越覺得時代對一個(也許能夠更)偉大作者的負疚。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