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遮羞布

yee 發表於 2015-09-21

唉,究竟如何能武斷的說「男生穿著學生制服也不會被多看一點」……用在日本那種全身包緊緊、顏色又暗沉的制服脈絡裡還能理解,但是台灣高校男孩……啊嘶,就只因為作者是異男吧,不知道高校男薄如蟬翼的制服,早就不遜於異男對女校的窺伺,被上下意淫好幾百遍了。在我(們)眼中,男生制服完全是能被納入討論的啊。或者,等等,乾脆我們自己發展出一套對高校男孩的觀察與詮釋好了。

制服是個具象化的鄉愁,每一個人青春總有太多故事。現在想起,大抵就是人生經驗根柢淺薄,一切小事都能有所附會,強說愁,而且對他人不太理解,常常自我中心的認為自己的故事一定是特別的故事,不知道以為了不起的特殊經驗,都只是一滴水溶進海洋裡的共相:外在總是有個結構(社會文化、學校制度)型塑、框架了你能發揮的手腳。其實,你沒那麼特別……

無限上綱微小的情緒,所以對青春敘事總是提心吊膽,此其一。第二,沒幾頁就來了:我總是感到「被排除」的戀愛場景。嗯,年少的,拘謹的,曖昧的,異性戀的戀愛場景。我(們)總要被迫代入,唉,「神入」,那個異性戀的角色框架,假想生理男如我其實是那可以依偎著高帥高校男的女主角(或者反之?懷裡的女主角其實應該要是小底迪)。幾乎已成一種條件反射,文化的膝跳反應,熟極而流。異性戀人多勢眾,文化製品:偶像劇,廣告,電影,漫畫,小說……都預設人人是異性戀。(BL、GL當然存在,但常常是超脫現實、離地三吋的空想。真正的gay其實不太看BL吧?)在猖狂的青春敘事裡,嬉笑怒罵、眉來眼去的少女少男,通天入地的將我阻絕,有意無意提醒我「不太正確」。十幾歲的熾熱身體,不論男生女生、同志或直人,慾望都被壓得死死的。但總有某些慾望被壓得更死,不能見光。

所以這種青春敘事,對我而言,常常是寂寞的。即便主角們笑著鬧著,也是寂寞的。

難怪會那麼喜歡《藍色大門》,不只是我愛恨交織的母校,也不只是陳柏霖在還不是大仁哥之前真的比較可愛(制服包裹著緊實肉體的高校男孩嘛),更不是陳柏霖和桂綸鎂重蹈覆轍什麼可歌可泣的戀情。而是桂綸鎂一角的設定,讓整個純粹的戀愛青春敘事拔地而起的高度。他們兩個就不再是異性戀男女若有似無的曖昧情狀,而是人與人的理解不能,和即便理解不能的兩顆青春、寂寞靈魂的相濡以沫。

但我可以理解作者對女生制服的執迷,就像我(們)對高中男生的執迷。書裡的長篇大論也是吸引我的方式,總要找到騎象人(理智,論述)來駕駛情慾這頭橫衝直撞的大象(直覺,情緒)。即使知道那都是多多少少不正經編織的遮羞布,也覺得可愛。為情慾本身下足功課,很可愛;研究的是青春(就算是女生,fine~),更可愛。

最後,雖然我認為某些分析,恐怕是自由聯想居多(比如大叔為何戀慕少女,是因為嚮往她們代表的自由),但這本書建構的「少女學」取徑,應該是可以拿來通向前一陣子我未竟全功的「女兒路」思考。包含駱以軍多年前突然冒出的一系列〈大叔〉文(當時完全看嘸,讀完這本書或許可以重看了),序也有提及的《女兒》,到當時我就認為可以拿來與之並讀的《星際效應》。大叔猥瑣目光下暗藏的玻璃心真相,已經綻露出了一絲曙光!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