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生活》的書評

yee 發表於 2015-09-21

談論語言,可是忽然就語塞了。

曾經以為詩就是修辭、就是辯術(所以看到書中直言不諱,頓覺羞愧)。抒情彷彿只是流言,嘴上說說就算了。想來是自己從未真正接近過詩,心中塊壘、思想精萃、遇事靈光,在自己筆下從來只是文,不會是詩。楊照說需要詩是因為語言內在的規則,不足使詩人表達他眼中那個更貼近「真實」的世界,因此要打散語言邏輯規訓的秩序,從渾沌中篩出星光,建構成世界。超越我們平凡地行走、吃食、呼吸吐納的這個、另一個更細緻精巧的世界。這是對詩認識論的第一次雲破天驚,而那也是很晚近、很後來的事情了。

到《更好的生活》,書名簡直就像在替我、替我們所有人許願。再一次,就著微光,虔誠的許著願的詩人/詩評二人組,看他們點詩成金、灑豆成兵,原本意義荒蕪的文字行伍突然被賦形、賦名、賦義,藉我熟習的日常、情感、語句,替我召喚排闥而來的詩意,像一場拔地而起的幻術,他們袖中一兜、懷裡一翻、巾布一抖,就是文字兌換成意義的魔法。

我原本只是想要按圖索驥,尋找詩的入口。我想論效果,我還不是那麼清楚,也許還只是真的在門口逡巡徘徊。可是至少我漸漸看出來了,每一首詩都只能是一個傾訴的渴望,一管發聲的喉嚨。姿態萬千,因此頻率不同。比較起來,技巧、格律、主義,都很有可能僅是枝微末節、雕蟲小技。最重要的,真的就是很陳腔濫調、極其俗套的,「心」。一篇文章就如同說一段話一樣認真誠懇;一首詩就像是一場深談一樣傾心淋漓。難怪我也分不出來是凌性傑還是吳岱穎(他們寫作真的好像!)說:詩,就是拿起筆,就開始寫了。我想,那些散文和小說不足以負載、不能夠處理的,應當更傾向神秘。那就交給詩吧。只要開始訴說,就不用害怕會語塞的,一種最本真的文體。感謝兩位作者教我這些,真的很想讓他們指導國文。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