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結束這一切 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至死不渝的戀情,難以預料的最後。

吉娃娃 發表於 2020-02-07

我以為很簡單,我以為只要誠實地說出想要結束這段感情,全部就可以到此為止,但是事情從來沒有那麼簡單,詭異的電話、奇怪的故鄉、莫名的警告都在低語著有某種駭人的危險朝我席捲而來。

一對情侶遠道而來拜訪男友的父母,女友心中卻準備分手。她咕噥著說好的台詞,期待絕佳的時間提出,然而一路上獨處的兩人卻言不及義的探討『存在』的定義,『真實』的走向,或許有些艱澀並充滿意喻,但看似平常的對話都是難以察覺的線索,如同最後讀完才意識到原來答案這些議題覆蓋,驚覺真相原來就在面前。

兩人之間的情感,交往出自對於雙方的認同以及好感,逐漸演變成不可取代的熟悉或惡化成為之避恐的厭惡,書中沒有打算去深入感情之間的複雜還有矛盾,而是探討『自我』追求的目標。自我追求什麼樣的伴侶;自我渴望什麼樣的環境;自我期待什麼樣的相處,全部都是討論『本我』,看到這不難臆測作者埋下的伏筆是何者。

而整趟拜訪的旅程還不如說是一種告白,能否真誠的面對內心的夢魘以及掙扎,所有的警告既真實卻又虛幻,有時我們期待自己脫離一個局面,一方面卻又寧願深陷其中,因為脫困太難、努力太難,而獲救太難,所以我們極力的拖延直到事情無法亡羊補牢,如同最後的定局,答案呼之欲出,這事情也真正的告一段落,但一件從未開始的事情又何嘗哪來的結束呢。



(暴雷警告)



出版社非常貼心在最後舉出幾個問題,讓讀者們思考書中想要敘述還有鋪陳的答案,以下也回答其中幾個自身淺見。

記得卡通裡的人物面對艱難的抉擇時,肩膀上會出現天使貌和魔鬼貌的自己,去說明兩者選項的優缺,而主角必須從中選擇,至少選擇內心比較偏好的結果。是的,女友至始至終都未有名字出現,表示傑克從來不知道她的名字,因為女友就是他分裂的人格,我想結束這一切的書名蘊藏的人格渴望合而為一的念頭,但主人格是否願意又是另外一回事。神秘來電者也可以視為另外一個人格,警告有些動作最好不要執行更不要有所妄想,女友對於電話始終沉默,主要是為了延緩主人格的暴動。

中途,看似多餘的回憶和對話,都是傑克的記憶和感受,但因為分裂的精神驅使了記憶的分散,直到想要結束這一切的念頭生成,才延伸出店員的擔憂、詭譎的畫作以及農場的荒涼。女友象徵的是正常的人生,我們仰賴象徵賦予的意義,如同傑克說的那樣,追求正常的同時必定需要結束過往的詭異,但是假設諾從未正常又該怎麼去界定,看似非常困難的答案在最後的最後,所有人得到那場不該結束,也見識到始終未曾開始的迷惘。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