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山的回音》的書評

johnptc 發表於 2015-09-22

有時候,擁有可以遺忘的機會是幸福的。

或許是有著預感,父親帶著阿布杜拉最疼愛的妹妹帕麗到喀布爾工作,向來聽話的阿布杜拉硬是要跟著兩人同行,而這一趟,也讓兄妹兩人就此分隔,若非命運眷顧,恐怕今生難以再相見,對於年幼的帕麗而言,再度擁有疼愛她的父母親,讓分離的悲傷不久之後就逐漸淡忘,但對於阿布杜拉來說,兩人分開後留在他身邊,帕麗最心愛的那一盒羽毛,就像是一種記號,隨時提醒著他,永遠不能忘記最親愛的妹妹。

小說敘述的故事跨越了很長的時間,從一九五二阿布杜拉與帕麗的分離,一直到二零一零年的現在,漫長到可以述說一段又一段的生生息息。由圍繞著帕麗身邊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人開始談起,帕麗離家後的新生活由充滿感性的詩人媽媽、物質不缺卻看起來不甚快樂的新爸爸,以及介紹他們到喀布爾的納比舅舅所構成,除此之外,失去了帕麗而決定離開家的阿布杜拉、依舊生活在阿富汗的鄰人、阿布杜拉留在故鄉的家人、來到阿富汗非營利組織工作的整形醫師等等,在這個人潮來來往往的城市裡,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人生故事,儘管只是一個又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卻由這一段段小人物的人生,在這特別的年代,共同譜出一段動人的生命之歌。

世界在變化,早年阿富汗在艱辛的物質條件下,人們雖然生活的辛苦,但從未放棄希望,堅毅的生命力令人動容,而逐漸的,胡賽尼文字下的阿富汗也不再只是苦難的象徵,有許多人不願受困於外在的困境,試著一點一滴的去改善環境,也有許多人跨海到了新的國度面對新的挑戰,展開新的人生,只是剪不斷的是與生俱來的連結,血濃於水的情感,這樣的連結帶領他們回到故鄉,像是要尋找失落的過去一般,或許曾經在老家渡過歲月的並非是當事人而是上一輩的父母,或許許多人只是憑著兒時一點點模糊的記憶而回來,但這些都不能影響他們與這一塊土地的連結,儘管戰亂依舊存在,儘管與許多國家相比,阿富汗或許不是安定的國家,但生命有意思的就是如此,斷不了的,就是那根深蒂固的連結。

卡勒德.胡賽尼再一次以阿富汗為背景,寫出一個發生於當地,情感卻共通於世界的故事,原來這樣的情感是可以跨越疆界、種族、語言的差異,讓每個人感同身受的,我們像阿布杜拉一樣無時無刻思念著不得見的心中摯愛,以胡賽尼筆下動人的文字滋潤著苦澀的心靈,在他訴說的故事之下,阿富汗不再是黃沙遍佈的貧瘠土地,而是與你我所在的世界一樣,擁有蘊藏豐沛情感的土地,或許生命中一切並非完美,但只要有希望,就能找到能讓心靈平靜的安慰,就足以期待再一次幸福喜悅的來臨。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