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的書評

緩慢閱讀筆記 發表於 2018-10-10

張耀升〈伊卡勒斯〉:
「我在三萬四千英呎的高空墜落,忠哥消失了,我也一個人掉到荒野的古井裡,每年一封的信像偶爾會路過的路人,每次我收到信就激動得想大喊,不過那樣的信所象徵的路人只是路人,就算我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感覺到我的存在,根本沒有辦法將我從井裡面救出來,這樣唯一帶來希望的信甚至在去年就已經沒有寄來了,我身處的那一口井在那天就被封起來,我在窄小潮濕的黑暗中不停陷落。」
/

從姊姊那兒借來舊版的《縫》,十五年前的書了,紙張泛黃,帶著受潮的斑點,不知道為什麼我竟覺得,比起潔白如新,它更適合如今吸滿風霜的模樣。

姊姊說,可以把它當作很多篇小說來讀,也能想成這是一個人悲慘的一生。的確有許多特徵是連貫的,對祖母的依戀、父的缺席、母的淡漠,還有那似乎背負著太多灰暗,因而無法呼吸的童年。

能夠令人感到深切的痛苦,大概是因為每道傷口都刻畫得太過真實,那些醜陋的、卑鄙的、矛盾的人性,被一支沉黑的筆毫無粉飾地揭露,你便在裏頭看見自己。

近日被改編成電影,引起社會關注台灣教育問題的〈藍色項圈〉固然精彩駭人,我卻覺得,小說欲探討的始終是醜惡的人性,成績至上的教育體制則是加速人性崩解的催化劑。人總是心因性遺忘,人在任何地方都能殺人,形而上與形而下的。

最無法忘懷的一篇是〈伊卡勒斯〉,它是燒毀我翅膀的冰冷火焰,即使那羽翼早已不復存在。我突然不確定了,自己究竟是被深埋古井,還是困在扭曲的迷幻樹海,可無論是洞底還是森林,我只知道,我不能飛了。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