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裡有三種事實,三種可以互相替換,相互爭奪主權的事實。 有理查的事實,有我的事實,還有真正的事實。 而真正的事實總是飄忽不定,最難以捉摸辯識。 每一段關係都有可能是如此。

Claire Yuan@Readmoo 發表於 2020-04-30

看似雙線並行的故事,藏著雙重人格,藏著人性的白與黑,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她?


「我們可以察覺別人在暗地觀察自己,這是人類的本能;
多虧這項本能,我們的祖先才得以避免成為野獸的獵物。」~pg.6

她對我的所作所為渾然不覺。
她對我精心製造的傷害毫無所知。
我啟動的毀滅已經迫在眉睫。
她不曉得繼續這樣下去,她自己會出什麼事,她毫無所覺。



"我只有一個姐姐,住在波士頓。
我的父母好幾年前過世了。...他低著頭看著相扣的十指。
妳會怕降落嗎?也許你可以告訴我另一個故事,幫助我熬過降落。"pg.32
這就是理查與奈莉的初次相遇。
查理覺得奈莉像天使,可以拯救他,拯救他免於被自己吞噬。
只是,現在出現了另一個女人。
她是理查所渴望的一切,她是以前的我。
電視上正在說:外遇能讓婚姻關係更牢靠,外遇也能摧毀婚姻。
人們都說妻子總使最後一個知道,但我不是。我選擇視而不見。
我從未料想到他們之間會持續下去。




"很高興你來接我,她小心翼翼地說。...她這輩做過不少錯誤的決定,...
但她不會後悔選擇了理查,永遠不會。...
她一直覺得他的內心藏有過去的創傷,而他緊守著秘密沒和她分享。
也許和他的前女友有關,也許他從前曾經狠狠心碎過。"pg.74
那不是奈莉第一次被判理查,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那不是最糟糕的一次,根本算不上。
奈莉從來就不是他以為他娶的那個女人。
他暱稱她為奈莉,但對其他人而言,她是凡妮莎。




"他是錯的。他是錯的。他是錯的。...萬一他是對的呢?...
也許我遺傳到我母親的部分,比自己願意相信的還要多。
...我是在耳濡目染下學會了用她偏差的角度來看事情嗎?
...我越來越急切地想捕捉真相,我在夢裡追逐它。...
我開始像寫日記一樣將每件事情記錄下來。...不讓理查知道。"pg.199
現在看起來諷刺意味十足,因為凡妮莎讓自己為謊言圍繞。
有時她很想向它們屈服,快速沉入她創造出來的,彷彿流沙般的現實,在它的表面下消失。
放手會輕鬆許多。但她不能,因為她。
我在日記寫下每個事件,從中看到理查的模式,想通了其中關鍵。




"我們每個人的大腦都殘留著爬蟲類的遺傳因子,在我們身陷危險時提高警覺。
妳現在應該也感覺到它在蠢蠢欲動,妳對妳的直覺不以為意,我也曾經如此。
妳會替它編出藉口。我也曾經這樣。
但是當妳獨處時,請尋找它的聲音,傾聽它的聲音。

我在婚前就看見線索,我卻置之不理,別犯下和我一樣的錯誤。
我無法拯救自己,但這一切對妳來說尚未太遲。"pg.212
凡妮莎將信重新折好,起身尋找信封。




"我思考著我的感知如何塑造我的人生走向。
和理查共度的那些年,我只看到我想看的東西。我需要這樣做。
也許我需要戴上濾鏡才能墜入愛河,也許所有人都是如此。
我的婚姻裡有三種事實,三種可以互相替換,相互爭奪主權的事實。
有理查的事實,有我的事實,還有真正的事實。
而真正的事實總是飄忽不定,最難以捉摸辯識。
每一段關係都有可能是如此。
"pg.275
我們認為自己與另一個人結合,但在事實上,我們形成了某種三角關係,
而坐在第三者位置的是沉默全知的法官,是事實裁決者。
讓理查來取消婚約,這很重要。凡妮莎再次對愛瑪強調:
如果妳讓他有主導權,他就不會懲罰妳,然後妳就會安全了。
理查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凡妮莎從未覺得我是個威脅,她只看到我想讓她看到的那一面。
她相信我創造出來的假象。她以為我是愛瑪.蘇頓。
她為了逃離丈夫,設下陷阱,而我是那個掉入陷阱的無辜女子。...
但顯然,我們都是不知情的共謀者。
現在凡妮莎還是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沒有人知道。"pg.374
真相是唯一讓人前進的地方。



前半段略顯沉悶,但後段愈來愈好看的小說。
~3.5顆星




註記頁數:
pg.6,8,10,12,15,26,28,33(39),35,36(40,41,42)
73,74,79,81(92),83,91,109,124,145,151,156(159,160)
165,178,179(180),184,192(193),199,210,212,231,247,254,262,266,274,275,285
293,297,315,322,330,335,336(341),339,340(342)
351,355,359,360,363,364,374,378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