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的藝術》的書評

huanlin.tsai 發表於 2015-10-10

目前只看了一章,老實說太深奧了,先暫停。不過,第一章裡面,有些發現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摘列如下:

「我理解並且贊同赫曼.布羅赫執拗的重複:發現那些唯有小說才能發現的事,這是小說唯一的存在理由。一部小說如果沒有發現一件至今不為人知的事物,是不道德的。認識,是小說唯一的道德。」 (p.11-12)

「人總是期望一個善惡分明的世界,因為在人身上有某種天生且無法馴服的慾望,讓人在理解之前先行判斷。種種宗教和意識形態即建立在此欲望之上。宗教和意識形態無法與小說和平共存,除非它們能將小說相對和模糊曖昧的語言轉譯成它們必然的教條論述。宗教和意識形態要求人家得說出個道理:要嘛安娜卡列尼那的死是因為有個傢伙頑固專斷,要嘛卡列寧是因為有個女人不道德而成為受害者;要嘛 K 是無辜的,他被不正義的法庭毀滅,要嘛隱身在法庭背後的,是神聖的正義,而 K 是有罪的。 (p.13)

過去,我也認為未來是對我們的作品與行為唯一有能力判斷的法官。後來我明白,與未來調情是最卑劣的隨波逐流、最响亮的拍馬屁。因為未來總是比現在有力,的確是它將判定我們,但是它肯定沒有任何能力。

假如說,未來在我眼裡不代表任何價值,那麼我喜愛的是誰呢?上帝?祖國?人民?個人?
我的回答既可笑又真誠:我什麼也不喜愛,除去被詆毀的塞萬提斯的遺產。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