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送達的遺書》的書評

suzie 發表於 2020-05-28

《無法送達的遺書》

下午的讀書會從「大家最喜歡哪一篇?」這個問題開始。
我沒有最喜歡哪一篇,只有最不欣賞某一篇XD

讀第一篇〈他一定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郭慶)時非常喜歡,也很認同作者在後記提到的:

但這也是最危險的地方,因為死去的人不會開口,我們很容易從試著聽他們說話,變成了代替他們說話。我們知道了並且太過知道後來的事情怎麼發展,便在不知不覺中把今天的觀點與材料,帶給當時就著有限資訊試圖尋找出口的人們。「他一輩子的願望就是……」、「如果活到今天他一定會……」,然而他們之所以讓人心折,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正確,而是在充滿未知、不確定與危險的時刻,他們仍然努力把生活變成屬於自己的東西。

正因如此,接著看〈老子就是臺灣黑五類〉(黃溫恭)……讓我感到很抗拒。

郭慶那篇的寫法很節制,劉耀廷那篇很感性,黃溫恭放在這兩篇中間,讓我在閱讀時覺得很煩,一直在心裡murmur:我知道你(作者)想讓讀者感到憤怒,但這種用煽動情緒來說故事的手法,我不欣賞。

不過後來想一想,作者手邊有多少素材也有影響,像是劉耀廷跟施月霞的書信、施月霞用日文寫的日記,這些材料本身的情感就很厚實了。
所以也不能排除是因為羅毓嘉採訪黃大一時,黃的用詞、給的材料就是憤怒(?),羅只是如實呈現黃家人的憤怒(作家的筆只是讀者與受訪者之間的橋梁,作家沒有涉入太多)。

但總覺得黃溫恭那篇和其他文章的文字情緒落差有點大,也有點違背了〈記憶的艱難〉中提到的:「本書的目標,不是對每封遺書/書信的主人,提出一套聲稱全知、宏大、絕對客觀、斬釘截鐵的敘事。」
很好奇編輯時是怎麼決定篇章順序的?既不是按照出生日期,也不是按照槍決日期,偏偏又放在郭慶後面,這不是很打臉嗎?

撇開羅毓嘉寫黃溫恭這篇不說,我還是很喜歡這本書~
個人收穫:
1. 意外在書裡看到好多熟悉的地名。
2. 剛好可以呼應最近在讀的《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第十四章「語言:奇蹟和暴虐」

btw, 原本買了電子書,但因為翻拍遺書和註解小字這部份的閱讀體驗沒有很好,所以又買了紙本書。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