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造庇護所(上)(下)(平裝)》的書評

momoge 發表於 2015-11-04

真是叫人高興,愛拉最新的一集出版了,常來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超愛這個系列的,而這一集當然也沒叫我失望囉!

第五集裡,兩位旅人回到故鄉,讓我們回顧一下前幾集。第一集講愛拉在一族中的成長過程,以及最後被迫離開的故事。第二集談到孤獨生活以及視野的開展,第三集是回歸人群的文化衝擊,然後是第四集的文化多樣性。

我本來是猜第五集會開始討論兩個人種的交流問題,結果猜錯了……

不過這很合理,畢竟愛拉剛進入定居的大型人類社會,還需要很多適應,而這一集,就是這樣呈現的。

簡單說,這一集幾乎就是愛拉準備婚禮(配對)以及最後喬愛拉誕生的故事。

兩個事實,愛拉長得太漂亮了,加上她又是個超級獵人、醫師、草藥專家、動物馴養者、服裝設計師、語言學家、哲學家……

根本是震古鑠今的超級魔女。

二是喬達拉,身高兩公尺、藝術家、性愛大師、貴族之後、帥到渣掉、比段譽還要專情……

史上第一癡情男。

這兩個人在一起,絕對對是風暴中心。

前幾集裡面,愛拉碰上的人幾乎全是好人,只有少數幾個壞人,而且因為是壞人,也幾乎都有惡報。

這次碰上的比較微妙了,因為是同族人,再者沒幹甚麼「大壞事」,而是「嫉妒」……

老實說這種的比較難對付,因為這種人又不能放狗咬死,或者一槍打死,但又像蚊子一樣黏在眼前飛個不停,隨等著咬你一口,有夠煩得。

簡單說,愛拉花大半時間在處理人際關係,這也讓愛拉系列進入一個更貼近我們生活印象的氛圍當中,而有著跟以往不同的親近感。

這集最精彩的,要算是有關齊蘭朵妮氏人的風土民情了。

這集最讓我感動得部份,在於有關大地之母的描述,因為我自己也做過類似的事情,那是我在寫歸途-納席華第八章的時候的內容,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

婚禮在仲春的清晨開始進行,大夥聚集在狼牙池邊,讓捨身娘進行儀式。雖說狼王已死,但舊的習俗還是沒改,也許永遠都不會改,只是換個理由。

新人們在池邊,脫光全身的舊衣物,六個人赤條條的站在寒風中,席華光用看的都會冷。

狼牙池是附近唯一的永久水源,以前的看法是說狼王守護著池水,所以新人要來狼牙池給狼王看一下。至於現在,大家也沒想那麼多了。

捨身娘念了一長串的祝福話語之後,很快的把冰水潑在他們身上,新人們都凍的大叫。村民們大笑著,拿出一張張黑白雙色的大毛毯,將新人一對對的裹在一塊,接著把事先溫過的暖石扛出去,每對新人坐一塊,再給每對新人一大杯溫熱的奶酒,接著開始由家長帶頭進行的誓約儀式。

儀式大體上是先向眾祖先報告。席華很驚訝沒有文字的荒磊人能用歌謠記下這麼一長串的人名,每個家族大概都上溯了二三十個祖先,包括了出生名、成年名、綽號、死後稱號等等一大堆。席華發現身邊的人都很用心在聽,連菊也一樣。

席華看著菊,這是一個婚禮的場合,他多麼希望能跟菊在一起。外出修行了一年,朝夕相處似乎沒有改變菊身為指導者的態度,但席華發現自己越來越難維持平常的心態。他還是深愛著菊,不論是心理還是生理上都是,而生理上的慾望似乎在長久的壓抑中變得更為難以忍受。

家長報告之後,接著村長逮素上前主持命名儀式。他將新人們結婚後的新名一一念出,這個由村中長老們聯合取的名字將跟隨他們直到最後一天。

接著是眾人祝賀,全村每個人無一例外的,全都上前去,用額頭觸碰每位新人的額頭,表示分享靈魂。席華跟菊也抱著星佐星佑上前去,心裡也都暗自慶幸大家不排斥星佐。

接著是祝歌,有興趣祝福新人的人可以上前吟唱詩歌。

一聽要唱歌席華的興趣就來了。只見村人們有時候是一個人,或者是全家出動,不然就幾個好友約著上前,又唱又跳的。席華注意到許多未婚年輕人甚至會獻唱兩首以上,而眼睛卻看著其他異性。

(原來還能趁機找伴侶喔!)

席華微微的笑著看著菊。

(我應該如何是好呢?)



婚禮至此變成了一場宴會,一直唱到午餐後還不肯罷休。雖說席華很喜歡這些歌謠,但連聽幾個小時實在也快受不了了,還好婚禮的最後階段快要開始,全村的人轉往狼牙村上段的廣場。

廣場上佈置了一些狼骨頭,新人們在狼骨頭上面來回的跳,這是大家決議之後的新規矩,象徵戰勝了那場與惡狼的戰役,也象徵戰勝未來的挑戰。

接著是熱鬧的舞會。

大家都玩的很瘋,連在一旁紀錄的菊也被拉下場跳舞,小孩則由幾位老女人帶著,也在旁邊玩的不亦樂乎。

來到了傍晚,接著又是捨身娘的時間。

伊蕾撐著一枝新的柺杖,由逮素攙扶著來到廣場中央的柴堆旁邊,站在一塊石頭前,表情嚴肅,用手杖敲擊地面。

「諸位,咱們是由哪位來的?」

「調和!」村民們大聲的回答著。

「咱們悲傷的神,伊們想要什麼?」

「調和!」再一次,村民同聲回答。

「今日六位男女的結合是為了什麼?」

「調和!」

再回答一次,眾人闔眼垂首。捨身娘則高舉手杖,開口說到:

「永世為父母者,請垂聽咱們的思念,伊蕾今日將在眾人面前宣揚父母的意志,蒙求賜福。」

說完眾人同聲感謝,接著席地而坐。伊蕾也坐在石頭上,席華很好奇她要說什麼,看來這是相當嚴肅的事情,因為大家都很正經,連小孩子都不敢吵。



「在還沒有時間的時候,世間是一片的渾沌,叫做萬有虛空。這是一個沒有光也沒暗的世界,是所有的物件同時有也同時無的所在。」

以渾沌為創世太初,這是很常見的神話說法。席華發現這是很不錯的「渾沌」定義,他聽說過很多這類說法,就這個最「渾沌」,但又很像一回事。

「經過不知道多久的時間之後,渾沌也有了心。這是個痛苦的心,因為伊知道了「自己」,也知道除了伊沒有其他,所以伊為了空虛的孤寂來心疼,最後心碎而死。」

席華心中突然一陣痛苦,眼神飄向正在布上用鷹毛梗沾墨紀錄的菊。

「當渾沌之心碎裂的時候,伊變成做兩邊,一半是光,一半是暗,這兩個萬有虛空的碎片就成做咱的父母,是永世為父母者。」

「為父為母,直到萬世。」

村民們附和著。

「不過父母一開始就是不同的。伊們兩位 因為心碎而生的神明,被強迫永遠無法結合。因為只要光臨到,暗就消逝,因為光伊繼承到萬有虛空的慾望,伊想要伴,伊愛到暗。不過暗是得到了渾沌所留下的絕望,伊深愛著光,卻被迫永遠無法與光結合。只要光出現,暗就要閃避伊,因為光與暗無法共存。」

(是嗎?無法結合嗎?多麼可憐的故事……)

雖說也是光與暗的故事,但卻跟公國的說法如此的不同,沒有仇恨,沒有殺戮,只有悲哀與嘆息。

「光為了走找暗不著來心疼,不過在痛苦中,伊猶然堅持,毋放棄希望,伊為了能順利的走找暗,所以伊創造了世界,並來命名做「荒磊」,伊就以這做伊休憩的所在,由這出發去找暗。」

原來這塊土地對荒磊人來說還是一塊聖地啊!席華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因為荒磊再當地語言中意謂著「安眠所在」。

「從此以後,光在這荒磊休息時,成就了白天。而當光離開之後,暗也翩然降臨,成就了黑夜。」

這時,天也開始漸漸轉暗,雖說天際還有一抹紅暈,但高山的陰影已經讓村中陷入黑暗。席華手一甩,小小的火焰飄到場中央的材堆,將營火燃起。溫暖的氣息在春季夜中傳遞開來,彷彿母親的擁抱一般。

「父母的足跡創造了高山與深谷,在日時,光為了伊們的過去來嘆著氣﹔晚時,暗為了伊們的未來在流著淚。父母的氣息與淚水,浸潤了土地,在不知過了多久之後,生命出現了。」

柴堆中突然爆了一聲,火星飄揚,然後熄滅。

「這是一些生命真短而且沒形體的悲傷活命,暗為了生命的短暫來悲傷,所以用伊的形象創造了女人,並賦予生產的能力﹔光為了存在的孤單來憂悶,所以用伊的形象創造男人,並指使男人走找女人,於是有了人類的繁衍,這就是我們的父母,是永世為父母者。」

「為父為母,直到萬世。」

村民再一次的附和。

「父母在伊們的創造物上面看見了調和,認為這是好的,於是又再創造了兩性萬物與日月星辰,並祈求在不明的將來,伊們能夠脫離渾沌所留下的詛咒,再度合而為一。」

眾人沉默,捨身娘再一次站起來,面對著六位新人,雙手高舉手杖,背後大火熊熊,眼中充滿光彩。

「父母成就的婚姻,是神聖的調和,是忠貞的誓約,在父母的見證之下,在眾子眾孫祝福之下,這個婚姻是成立了。」

眾人歡呼,現在這三對新人才算是正式結婚。席華現在才明白為何要花一整天來進行婚禮了,雖然說很熱鬧,但也太累了吧!

本書裡也有著同樣目的的描述,在婚禮當中,再一次教導有關起源的故事,這很有趣啊!當然,在石造庇護所裡,相關篇幅長得多,也牽扯出更多故事,畢竟,這本書的主軸幾乎就是放在這裡。

這也讓這本書的文化人類學科部份變得超級精彩,相當的歡樂啊!

我們的一切傳統文化都是有原因的,當我們一直追究下去,遲早會碰到一個必須透過猜測的地步,畢竟遠古歷史的留存總是那樣令人遺憾的不完整,而小說家想像力正好可以補足這塊空白。我自己也因為常做種事情,才會開始寫小說的啊!

不管寫再多都無法表達我對這套書的熱愛,我強烈推薦給各位喔!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