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 Unwritten

ckprodigal 發表於 2015-11-05


If today was not an endless highway
If tonight was not a crooked trail
If tomorrow wasn’t such a long time
Then lonesome would mean nothing to you at all

  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嗎?當看到張鐵志在文中引用Paul Weller的話:「二十五年前,我深信音樂可以改變世界,但現在我已經不確定搖滾明星是否可以改變任何事,除了閱聽者個人的思想。」時,我便已猜到張鐵志接下來要說什麼,並且依舊深信搖滾樂是可以改變世界的。
  因為搖滾樂所能改變世界的方法,最大的貢獻便是在於改變一個個不安的閱聽者的靈魂,並藉此激起他們對於社會現況的不滿與滿腔的憤怒。
  只是,光這樣是不夠的,因為早在「We are the world」(四海一家)及之後一系列的大堆頭演唱會和音樂季便可知道,如果相信一堆藝人再加上搖滾樂就可以隻手撐天翻雲覆雨的改變世界的話,那真是妄想。因為,事實上搖滾樂之所以改變世界絕對不是由於群眾的喧嘩以及一時的喧囂,毋寧是在激起群眾憤怒及意識之後,如何的走入政治體系去,對政治人物(或政黨)施壓,進而改變世界或社會的桎梏。
  像近期的「Rock to Vote」或是U2的Bono都是,他們除了結合鄉村音樂及搖滾樂外,更付諸行動像是提高青少年的投票註冊率或身體力行的去對已開發國家進行遊說,並且透過自身的明星魅力,形成一股言論或民意的壓力,對政治人物及統治者施壓。
  更精確一點來說,搖滾樂改變世界的方法,是要利用簡單且嬗情的旋律與口號,促使一種由下而上的草根力量,透過這個草根力量,一點一滴的匯流,形成一股不容小覷的民意。而「We are the world」之所以失敗,亦是因為它只做到引起民眾的關心,但卻沒有利用這股力量,繼續的改變世界;或者說,早在它可以改變世界之前,這場活動的宗旨早已被濫俗的市場機制及商業文化給收編了,與世界同流合污更遑論改變世界?
  說到底,草根力量的崛起,一直是在權力體制外一個極為重要的方式,甚至我認為它才應該是現今民主體制所應該具備的特徵,但令人沮喪的是,美國也是到近期才開始發展,致於台灣就更別說了,連啟蒙都還不到。
  最有名的例子便是美國的「MoveOn」,它的哲學是「遠大的視野,巨大的耳朵」(Strong Vision, Big Ears):巨大的耳朵讓他們聽見草根群眾的聲音,遠大的視野則讓他們有目標可以凝聚這些聲音。「MoveOn」不但成功的辦過數場燭光祈福活動、於兩個月內收集二十多萬人連署、並號召更多的青年投入政治參與且熱衷於投票;更驚人的是他們的募款能力,在六個月內募集了500萬美元,證明了能影響世界的不止是大型財團及善於玩弄得政治家,聽搖滾樂的草根力量也是可以改變世界的。
  不過,說來諷刺的是,既使有草根力量的興起,最近能有一個令人沮喪的壞消息:原本要支持歐巴馬通過他的能源法案的重量級共和黨議員,竟然在石油公司的強力遊說下易轍,不但讓能源法案的通過投下變數,同時也讓不少人驚覺到:原來白宮的勢力,仍舊把持在大財團與政客的手裡(而民意超過五成支持通過能源法案)。
  不管怎麼說,我始終相信搖滾樂能夠改變世界,就像一場示威一樣,它是群眾們的凝聚力、草根力量的催生者,並且恆常以憤怒之姿試圖衝擊這令人沮喪的世界。而「未來尚未命定!你要主動掌握世界,還是接受別人的控制」?

  Rage,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night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