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程師思維……沒救了!

tglin 發表於 2015-11-22

網路文章,立場都要先表明,免得造成莫名的困擾。讀了這本《死亡的臉》,我的評價絕對是「正面」的。本書是由一位猶太裔的美國醫師所寫,主要在介紹人類「死亡」的醫學觀點,帶給我不少前所未有的知識。由於我過去亂讀過一些推理作品,常常都在想一個問題︰人究竟是怎麼「死」的?如果只是講到「一把刀刺下去,對方就死了」或是「從高處推下去,對方就死了」,漸漸不能滿足我的好奇心。我想知道的是,這種死亡過程的「機制」是如何進行的。本書,帶給我不少這方面的知識。
 
不過在這本兼具感情和知識的作品中,我閱讀當中的某一部分時,心中卻響起「完全不能認同」的聲音。也就是作者在第三章談到「老死」的主題時,對於美國政府《死亡統計報告書》的設計中未有「年老」一項,而花了不少篇幅表達不滿,因為作者認為「年老」就足以說明一切,何苦要再刻意寫下哪個器官衰竭所導致的呢?不過,我心中所居住的那個名叫「工程師」的惡魔,立刻對此表達強烈的反對之意。
 
舉一個我自己參悟到的故事詮釋。
 
我們從小都讀過一則「乘客向站務人員抱怨火車誤點」的故事︰
 
當火車誤點時,枯等的乘客向月台人員抱怨,指著時刻表罵說︰「火車誤點,那你們還要這張時刻表幹嘛?」
 
此時月台人員回話︰「若沒有這張時刻表,你怎麼知道火車誤點了?」
 
這則故事最一開始,是要將月台人員的機智回應當作一則好玩的笑話來看待。但我小時候就聽過,關於這則故事拉高一層的詮釋,也就是痛批這個領十八趴的該死公務員,坐領乾薪還如此桀驁不馴、死不認錯。
 
但當自己的年青歲月裡,幹了十多年的工程師之後,才頓然發覺,見山又是山,最原始的故事版本,才是現在的我認定最好的回答。
 
罵月台人員不願認錯、拿無恥當有趣的觀點,與今日鬼島的氣氛很像︰我遇到不爽、我要拼命罵,理直氣壯。但當我們將觀點放到「真正辦事的人員」身上(這也是我被社會大染缸給污染的證據),我們將會發現,將單一個案拿來罵,還真是沒出息到了極點。能將一套系統規劃與實行出來的,才是對整體最有幫助的一群人。
 
---
回到那份美國《死亡統計報告書》的問題。若按照作者的想法,真的已經因為年老而器官衰竭死亡的案例,不該寫下某特定病因、而是要籠籠統統寫「年老」,那這麼一來,統計報表將出現一大串的爭議;因為怎樣才能定義「老死」,隨時代與環境不同,沒人能有嚴格的定義。「統計」,從來不是拿來為某個樣本掉下同情之淚的玩意兒。反倒是,若能抽離掉這種臨床案例的情緒牽絆,記下當中盡可能的客觀數據,則這份統計報表,不僅可以流傳百年(反問一下︰醫生為病人之死的情感痛苦,能延續三個月嗎?),還可以不斷為全體國民健康引領出一條明顯的方向。
 
統計不是萬能的。但把個案特例拿來推翻統計,卻是種只會亂罵而非改善問題的無賴。——最後這句話,同樣獻給當年紅透了的《黑天鵝》一書。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