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比較乾淨,不幸則更鹹,這個地球更真實,也更恐怖。

Claire Yuan 發表於 2018-11-20

曼布克獎得主Arundhati Roy,暌違二十年作品,
2017年隆重推出的最新小説,豈能錯過?!



在這片土地,戰爭就是和平,和平就是戰爭。
經過二十年漫長等待,我們再次走進印度,張開驚奇的眼…
故事從印度這片土地長出,美麗、荒謬而支離破碎的世界,
圍繞著充滿矛盾、苦痛與哀愁的男人和女人,迷亂的身分、徬徨的愛,如波斯地毯般華麗展開…
~獻給心裡有傷、一直好不了的人。



「誰說我的名字是安竺?我不是安竺,我是安竺曼,我是盛宴,我是人群。
你可以說我是每一個人,我是一切,或說我什麼也不是。」pg.10
真裡就是神,神就是真理。
經驗告訴安竺,需求是一座倉庫,放得下堆積如山的殘酷。




"她只會烏爾都語,在這種語言之中,不只是生物,所有的東西,...都有陰性和陽性之分。
只有她的寶寶雌雄莫辨,不男不女。她知道有個字眼指的就是那樣的人~海吉拉。
其實有兩個詞彙指稱這種人,就是海吉拉和金納,然而光是這兩個字不能構成一種語言。
"pg.13~14
而人是否能存活在語言之外?這個問題自然不是以文字呈現在她面前,甚至不是一個簡單的句子,
而是來自胚胎的無聲怒吼。

嘉涵娜拉.貝鞏向沙希德耳語:他是我兒子阿夫塔博。我帶他來到你面前,請保佑這個孩子,請教我如何愛他。




"古蘭.納比醫生自稱是性治療專家,快人快語,絕不含混。他為阿夫塔博檢查後,解釋說,
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他應該不是海吉拉,不是困在男體中的女人,儘管說是海吉拉比較容易了解。
確切地說,阿夫塔博是極罕見的雙性人,也就是雌雄同體的陰陽人,同時具有兩性性徵,
只是男性性徵比較突出。
"pg.22
古蘭.納比醫生建議阿里夫婦去找一位外科醫師,為阿夫塔博縫合陰道。...這孩子的海吉拉傾向依然難以根除。
阿里興高采烈地說:傾向?傾向不是問題,每個人都有某種傾向。...傾向是可以矯正的。





在這世界,普通人哪裡知道海吉拉要如何才能生存下去?他們怎麼知道海吉拉的原則紀律和犧牲?
誰知道海吉拉如何忍辱負重,一點一滴地找出生存的尊嚴?
只有在夢之宮,困在錯誤軀體中的神聖靈魂才得以解放。
pg.56







"哪有人快樂?你看到的快樂都是裝出來的。...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快樂。
怎麼可能快樂呢?想想,你們平常會為了什麼事難過?...這些問題都是外在的,遲早都能解決。
但對海吉拉來說,所有的問題都在內心。...我們的內心充滿衝突,印巴之戰也在我們心中開打。
我們內心騷動,永遠得不到平靜。
"pg.28
阿夫塔博想要反駁妮莫說得,但他害怕說出自己的秘密:其實,他也不是正常人。
若愛神之箭只是讓人痛苦不堪,如此,人生將永遠是一大負擔。
為什麼只偷走我的心,何不連我的命一起奪走?!




"一旦你墜落深淵,像每一個人,包括比羅,安竺說道:那就停不下來了。
在你墜落之時,你會緊抓別的墜落的人。你愈早了解這點,愈好。
我們住的這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就是墜落者聚集之地。
現實是不存在的,就連我們都是虛幻的。我們根本就不存在。
"pg.85
死亡,這瘦巴巴的官僚,從平原,飛了進來。




"我不知道該在哪裡停下來,又該如何繼續下去。
我在不該停下來的地方止步,應該停下來的時候,我卻繼續走。
我覺得好累。我想反抗。
這些時日,疲憊和反抗定義了我這個人,也偷走了我的睡眠,也恢復了我的靈魂。
眼前有一大堆的問題,卻沒有解決之道。朋友變成敵人。
即使不是喜歡大聲嚷嚷的敵人,也是沉默不語的敵人。我卻沒看過敵人變成朋友的。
似乎一點希望也沒有。但假裝懷抱希望,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pg.266~267
蒂洛從穆沙特別訂製的紙箱發現了他的字跡:
他們要如何再殺死我?...我是正午的陰影。我根本不存在。
現在,為了喀什米爾,為了活下去,你只好被殺。
穆沙告訴蒂洛,在戰鬥中,敵人不會讓你喪志,只有朋友會使你如此。
他們不肯相信我說的,正因為他們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by James Baldwin




阿拉是唯一的真主。
只有一種祈禱,神聖的律法也只有一種解釋。
Azadi的定義也只有一種。
"Azadi ka mathab kya?自由之意為何?
La ilaha ilallah.萬物非主,唯有真主。"pg.322






"或許吧。但你們不知道喀什米爾人表裡不一的程度。
你們不了解,像我們這樣的民族,我們有自己的歷史和地理,我們已經照如何把驕傲吞下去。
表裡不一就是我們唯一的武器。你看我們燦笑,卻不知道我們已經心碎。
我們把自己所愛推到一邊,擁抱我們鄙視的人。
你不知道我們熱情歡迎你,其實我們希望你們滾開。

你的溫度計在這兒一點用都沒有。"pg.336
這是看事情的一個角度。
死亡比較乾淨,不幸則更鹹,這個地球更真實,也更恐怖。克什米爾的詩人寫道。





穆沙看到蒂洛在筆記本這首詩旁的另一頁寫了:
"要如何
訴說
一個
支離破碎的
故事?

就是
慢慢地
變成
每一個人吧。

不是。
是慢慢地融入一切。
"pg.438~439
嗯,這值得深思。穆沙心想。






內涵豐富的一本小說,但是相對的,需要花精神和時間細細咀嚼。
~3.5顆星





註記頁數:
pg.10,12,13~14,16,22,24~25,28,30~31,32~33
34~35,44~45,47,51,56,80~81,85,86~87,92~93
96~97,98~99,102~103,108~109,118~119,120~121,126~131
142,156~157,160~161,165~166,174~175,176~177,184~185,190
193,196~197,201~202,208,241~215,216~217,222,224~227,228
230~231,248~249,266~267,294~296,308,310
311,315,322,324~325,334,336,342~343,364~365
372~373,377,395,418~419,420~427,434~435,438~439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