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鳥大年:飆鳥活動=一種極限運動?誰能料想到賞鳥能夠如此殘酷又有趣!》的書評

Long Black 發表於 2015-12-26

原本因為書中的知識與作者的文筆看得興味盎然,也算是接受了「以望遠鏡代替獵槍」(已經不那麼殘忍了)的說法。但愈到後面,愈覺得這類的「蒐集癖」,或許因為涉及另一個物種,我無法接受賞鳥是一種數字遊戲,也無法贊同以人為干預自然(如刻意用自製道具驚嚇躲藏的鳥類)以滿足私慾的行為。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