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的彈珠玩具》的書評

nathalie.cheng 發表於 2016-01-31

似乎大家都說這本1973年的彈珠玩具是聽風的歌的續集,不過就算沒看過聽風的歌,也不太會影響看這本書的心情吧,第一次看到老鼠跟第二次看到老鼠也不會讓你多了解老鼠一點,大概就是這樣的意思吧。

不知道是因為看了幾本村上春樹後,比較習慣他的寫作方式,還是這本1973年的彈珠玩具比較「平易近人」? 個人的猜想是後者居多啦!其實我也不知道「平易近人」是不是正確的詞。(最近Keroro軍曹看太多了,會不自覺的學摩亞亂引用四字成語。) 跟前一本聽風的歌比起來,這本1973年的彈珠玩具對於故事的鋪陳跟結構比較清楚明確,所以讀者也比較容易跟著故事的脈絡走下去,也或許,這是本不但有入口,也有出口的小說吧!

很小的時候,當師大路還沒有被警察抄了之前,我跟彈珠玩具也有過一小段的交集,雖然不是那傳說中的三把式太空船,那可是一個打彈珠有基本獎品白雪泡泡糖跟津津蘆筍汁的時代。不過從小到大,打電動都是我的弱點之一,在一開始還會羨幕別人打出好分數拿到好獎品,後來才知道,大家其實是下過苦心,花了學費跟功夫在上面的。反觀我這傢伙對什麼都沒有耐心,打彈珠或是電動都全是靠運氣的。但話說回來,笨拙如我,就算是把鑽研已久的秘訣通通告訴我大概也沒用。好在,我有個利害,會打電動給我看的弟弟。

1973年是彈珠玩具誕生的那年,相較於許多其他事物的發明,彈珠玩具實在是很低調的啊。雖然說到今日,許多人還是透過了Windows的彈珠台在享受這個發明的結果。

在這本書中老鼠再度出場,不知道是沒真正的當成作家,不然就是真的當成了作家,為了創作沒有做愛場面也沒有死人的小說而對悲傷的感受特別深。再度出場的老鼠坐在傑式酒吧,看著一個季節走進來,前一個季節已悄悄的由另一邊離開,時間的流逝,許多事情來不及說,來不及做。但這些被遺忘的事,未說出口的話,似乎又不是那麼的了不起,非說非做不可,所以就四散而去吧,像書裡說的,「沒什麼了不起的事,只不過是一個季節已經死了。」 (p.51) 或許是因為這一段話,我有點覺得,雖然聽風的歌和1973年的彈珠玩具,聊的都是差不多時期的故事,過去的往事,但似乎聽風的歌追憶的性質比較多一些,而1973年的彈珠玩具則多些感傷時間的流逝,多了份對過去的哀悼吧。在這份無法阻止時間流逝的無奈裡的同時,又無法停止的網新的未知走去,好像一條停不下來的路,我們一路撿,又一路丟。只是,我們到底撿了什麼,又多了什麼?!

有沒有什麼東西是確定不會失去的?我也同書中的「我」一般,也希望有,但希望之所以被稱做希望,表示確信不會失去的東西,似乎,還未被找到吧!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