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父親》的書評

syzhen_zhen 發表於 2015-08-02

我們必須承認,這與其說是一封信或一個故事,它應該被更準確的定義為一番控訴。一番兒子對父親剖白式的控訴。我還得說,這絕不是一篇應當以故事形式價值加以批判的作品,即便如今它正以一種故事的形態呈現在你我面前,但你還是得把它看作一番兒子對父親的剖白。否則,它將失去焦點,既沒有鋪排,也沒有伏線,一切好的故事作品所應當俱備的條件它都缺乏,但這樣對它不公平,至少我認為卡夫卡並不打算將它定義為一篇作品。

  卡夫卡的世界是灰暗的,一如他的筆觸。可以想像他試著用這種深沉的格調去勾勒他的父親,以及他的整個生命歷程和人格變化。只是,我們的確沒有很實在地感受到他父親的模樣,即便卡夫卡略顯刻意地要在每個控訴背後都加上一句「我對父親是深感歉疚的」,但控訴的力量還是太大了,以致於父親的血性與惡魔似的氣質基本都掩蓋了他一切的德行。但我想那是不真實的,至少我認為卡夫卡的人格是不實在的。他具有明顯的矛盾人格,那是種在愛與恨之間搖擺不定的審父情緒,如果將之稱為感情整理上的不協調,我想是十分恰當的。他一方面恨他的父親,一方面卻為此深感歉疚;他既反對父親加諸他身上的一切標準,但他一一服從,並將父親一切的標準(那些他所不喜歡和厭惡的標準)當作他衡量萬物的標準。所以我說卡夫卡是矛盾的,他實在是一個行動與實踐上的侏儒,至少對關於夢想的一切是如此。我驚訝的,是他竟如此懦弱,他拒絕強大,或是說他認為自己不配強大,這與父親的人格存在抵觸,於是父親的教育都成了逼迫,這巨大的落差終究在思想裡壓抑、扭曲,結果造成他強烈的自卑人格。所以我說卡夫卡的世界觀也許並不真實,那是個自卑者眼裡的陰沉世界。

  我們從不反對卡夫卡是一位具有影響力的偉大作家,並要對他那悲情的童年致以深深的同情。但我始終堅持這是一封信,寫給父親的信。信是沒有故事性的,它真實反映內心世界,所以我關注其呈現的人格,必須要說,我們從不要求一個孩子能在童年即發展出一強大到足以批判與反思個人存在價值,進而抗衡家長的獨立思維,但我們必須承認並認清作者事實上在人格發展層面上,從沒有走出過父親人格影響的陰霾,更準確來說,是他的人格並沒有在成長過程中透過思考或與人交流或任何方式而得到昇華,至少,在談論起父親時是這樣的。

  事實上,相比起作為一篇好的故事作品並提供讀者良好的寫作參考,它作為一份素材,在心理學或反映20世紀初歐洲文化氛圍等方面會有更高的研究價值。所以我想,這也許不是一個好的故事,但絕對是一封值得深思的信。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