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星體為文字——讀楊佳嫻《瑪德蓮》

caramel22 發表於 2016-02-21

喜讀楊佳嫻情詩的人,我想也會喜歡這本輕薄短小的散文集《瑪德蓮》。《瑪德蓮》所收散文篇幅雖短,可文字簡練,寥寥數句便清楚描繪出濃烈的意象,比如多數評者都會提及的:比雨聲作灰塵,芒果作剪開之心臟,這些文字都如書中首篇,使讀者感到「水已經到胸口了,下一個浪已在我視線內,魘住了一般,兵浪尚未城下,我已經先窒息了。」那樣的強烈且懾人。有時可見到短文帶有她詩作的殘影,如〈餘威〉或者〈鎮魂詩〉,詩文相互詮釋,也相互補足。
也很喜歡她有時摘錄其他書籍。她套入自身經驗,以譬喻嘗試解釋,彰顯了摘句原意也衍生了新意,像是用了修圖軟體的相片,數位修復過後的老電影。譬如《失信》第十五則:

「是梁秉鈞三十年前的詩句,『那些泥濘亦是這般真實/黑暗中偶見蛋殻的碎片』,也許跨過去,也許踩得更碎。」

增上兩句,生命的易碎與傷害的必要就清楚得過於殘忍了。

我在旅行的途中讀完《瑪德蓮》,許多筆記及最後的《絲路》都恰恰反映了我當下所處的情境。搭回京都旅社的深夜地鐵,長達一小時的運輸時間裡,疲累曝晒在車廂明亮的光線裡,忽然想起書中字句:「如剛剛把自己撳熄的星星,尾隨著轔轔的時間」,恍惚覺得「明日就將如冥王星般那樣取消」。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