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的書評

蘋果節 發表於 2020-12-24

這次是第三次重看魔戒,也是看的第三個版本的魔戒,國中時在圖書館借過聯經六冊版(張儷、鄭大民、張建平譯),實在是啃不下去,很多譯名也....很微妙,比如Strider電影和後來的譯本譯作神行客,該譯本是譯作邁大步(很像兒童文學的譯名),還有金莓娘子,整體看起來不順暢,後來趁著電影熱潮看過2001年朱學恆版本,坦白說書不在手邊我也忘了譯筆如何,只記得是可以順順看完情節、沒有特別卡的情況,這次又重看2012年重新修訂本(據說這個譯本是鄧嘉宛修訂的,但我在版權頁沒有找到相關列名??) 新譯本是順暢很多了,當然中譯本也有人更推崇鄧版,或是認為鄧、朱二位都沒有譯出托爾金原文的精妙和雋永,但我想這真的是太難太難的要求了。
幸好對於想徜徉在中土世界的讀者我而言,現在的這個譯本也很足夠了,魔戒之所以經典,其一當然是他開創了一個文類,對於奇幻文學有著根本性的影響,但另一個原因則在於這故事的層次感,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不同的身分,可以對這個故事有不同的解讀。年少的我讀這個故事,抱著對主角英雄行為的期待,自然覺得佛羅多很軟弱無用(尤其二部曲他幾乎都是灰頭土臉在爛泥或荒山野嶺遊蕩),整個故事也並不純然以他的成長和冒險為主軸,真的沒有體會到佛羅多在離開瑞文戴爾時已經很大程度抱著有去無回的體認,那時候也沒有想像到主角竟然沒有辦法打倒魔王拯救世界光榮回鄉(事實上鄉親還覺得他有點怪怪的),這次重看才能體認到佛羅多這樣一心一意的為世界去送死是多困難的事,遠征隊離開瑞文戴爾、羅瑞安又是多麼惆悵,以及稍稍體認到托爾金藏在文字間的,每個角色的掙扎、負擔、自我認同。對於我4歲的女兒而言,我只簡單的告訴她這是"一個很壞很壞的巫師,用他的魔法加上黃金和岩漿,做了一個有魔法的戒指,但是壞巫師弄丟了戒指,被好人撿去,好人不想用戒指來做壞事,所以他們想辦法要摧毀這個戒指"的故事;對於經歷過二戰的人們來說,他們說魔戒是核彈,說哪個角色是影射誰誰誰(然而托爾金否認),就是這種層次感,除了作品本身以外,看別人對於這部作品的心得,也是別有一番樂趣。
當然電影的改編也是一個很棒的入門,對於電影,我是認為就是導演(以及編劇)對於這個故事的解讀、演繹,有些書粉覺得偏離原著,我倒覺得當作對中土世界的初步接觸很平易近人,沒有甚麼不好,改編作品本質上就是一個新的作品了,原著小說的精神本來就很難用別種方式再百分百還原展現出來的,換句話說,偏離原著也是在預料之中的。整體而言,我是感謝有改編電影的(而且就是有改編才有新譯本可以看),也希望自己眼睛若沒有很壞的話,過幾年可以再重看整個魔戒小說。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