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的書評

光吉 發表於 2016-03-24

我無法置信,這是現實的,在旅遊廣告上努力宣揚富有人情味的台灣嗎?但是對於缺乏想像力的「外人」「異族」「感染者」,人總是特別無情而殘酷。就像是鍾怡雯毫不留情的寫道「可能嗎?愛滋病耶。」,在書中,26封痛苦的書信,也揭露了26個讓人無法正視的故事。
這26個用簡單白描筆法寫作的故事充滿了無奈與悲情。因為雇主的虐待,與仲介的剝削,許多在故鄉不偷不搶,甚至不說髒話的人,就在台灣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因為害怕被本來保護自己的警察給抓到。
他們甚至也不能逃離台灣,因為身上背負的債務,讓他們只能逃離上一個雇主,然後,再去尋找下一份工作。如果可以,誰想要逃?但是就是因為不得不,他們才必須選擇這最後的一條路。

逃工的路艱苦難忍,在一夕之間,所有人都成為自己的敵人,反倒是接受自己的非法身份的雇主,才能依靠。奇怪的是,在書中,僱用這些非法勞工的台灣人,比合法雇傭的雇主,還來的溫和許多。雖然還是有欠資、虐待的情況。但非法勞工可以選擇再度逃跑,不再像以前被合約捆綁時,連被強暴,都只能默默的吞下淚水,第二天再進行苦役。

同樣是用囚犯為關鍵字的網易新聞「寶島囚籠」,用更直接的影像逼視著讀者。這不是台灣嗎?為何我們嘲笑的落後國家壓迫勞工的情形,就這樣活生生在我們眼前發生?
我沒有要苛責誰,想要振振有詞些什麼。但是,讓我們觀看吧,讓我們理解吧。這樣的話,也許對於他人的痛苦與屈辱,就不會那麼隨意的論斷,隨意的評價。在他們佔用了臺北車站進行新年慶典時,也能多一些包容了。
http://news.163.com/photoview/3R710001/27845.html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