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epolis 4:我在伊朗長大──回家》的書評

張瑞棋 發表於 2016-04-06

回到故鄉的瑪姬卻依然像是異鄉人,與伊朗的朋友及生活都格格不入。她就像是昆德拉的小說《無知》中的女主角伊蓮娜──從旅居多年的法國回到祖國捷克,亦是陷於如此失落而尷尬的處境。(昆德拉在書中作了極為精準深入的描述。)
當瑪姬試圖積極融入當地生活,卻因已有更強的主體意識與更大的活動範圍而強烈感受到政治與宗教力量設下的萬般桎梏,而且這不僅是精神上的壓力,更有可能隨時失去自由甚至性命!於是瑪姬只好再度逃離伊朗,前往法國‧‧‧。

所幸瑪姬有著堅強樂觀又思想開明的雙親與祖母,她才得以選擇自己的道路。而她也繼承了祖母的幽默感,用黑色幽默來述說這段血淚史,讓我們在悲嘆伊朗人民的苦難的同時,仍能感受到一絲絲溫暖。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