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壤歌》的書評

彌良 發表於 2016-06-02

胡蘭成說:「現在有了朱天心,要講李白就容易了」,當我讀完,闔上書,發覺並非如此……破瓜年華的小蝦,或許留露出些許與李白相似的自由不羈,但小蝦沒有李白顛沛流離、日夜飲酒作樂的愁與滿腹的戀世。她生活安逸優渥,愁思及煩惱都是稍縱即逝的,她從未歷經過苦中作樂的滋味;她筆鋒霸氣十足,有著年輕人的氣力,由她的年紀、生活狀況而觀,全是有跡可循的,不似李白,人到壯年仍像個大孩子,人再窮困,文字中仍懷著夢想。即便如此,我仍是嚮往小蝦拋開一切、徜徉在自己喜愛的書海中的那份滋味。猶記高中三年我從不回家溫習課本,對我來說下課就是下課了,功課在學校讀完、寫完,便不帶回家念,因為我和自己誓約:晚上是留給自己享樂生活美好的,課外書我再努力也看不完,何嘗有時間多徘徊在死板的課業與受拘束的青春年華。那時我的成績並不差,依靠著與生俱來的小聰明,我甚至較許多人要早順遂考上大學,當真正自由了,才時常回憶起過往的種種,翻起這本書便勾起了我諸多離經叛道的青澀記憶,我想我是像朱天心,而不如李白的。
人總該為了些追求的事物而稍微叛逆一下的,對吧?青春。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