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略過)

彌良 發表於 2016-06-02

「御手洗不抽菸只喝酒,卻絕對不會喝得爛醉。他經常告誡我,連日酗酒和抽菸一樣有損大腦,他應該也時時這麼提醒自己。御手喜愛喝洋酒,尤其愛喝白蘭地,但基於這種想法,所以每次都是小酌而已。話說回來,即使他不喝酒時,也和別人爛醉如泥時差不多,如果他再把自己灌醉,我怎麼受得了他? 」 
「當御手洗緊緊抱住我時,這隻狗扯著嗓子狂叫不停,直到御手洗和我分開。這隻狗不知道在想什麼,牠的人生觀很扭曲。」
 
讀完本書最後一篇〈近況報告〉,身在御石黨的我沒有遺願了^qqqqq^(血崩)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