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的書評

亾名人 發表於 2016-10-15

這就是所謂的女性書寫嗎?
就我對自己的了解,自己在許多情感細膩處是極其粗略的。或許因此,在不算多的芭娜娜閱讀經驗中,始終有種的莫名的情緒殊隔。直到今天。對我而言,這是第一本讀得有趣的芭娜娜,也是第一次體會到何謂療癒系(而不是矯情造作的那種)的作品。

尤其認同作者所說:心意悲沉的時候,決不要播電視,這是最耗心神的。別以為用那無意義的閃爍與嘶鳴填滿空間,能夠稍稍排遣淒寂,讓人好過些。不,正好相反,它只會把殘存不多的生機氣力,一點一滴地沖刷剝奪。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