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理想中的世界

白藍世 發表於 2016-11-05


愛在異性間自然流露,同性間也可以有愛情,如果你知道自己要甚麼,自然不怕時間蹉跎。
只不過小說畢竟是小說,在現實中真要有如書中這般夢幻情節,想來多半是提供給對軍中生涯有幻想的族群所設定的作品。
愛哪裡都可以談--當過兵的人都知道軍中是個封閉的小型社會。小事可以化大,而且是特別誇張的大,也能將大事化到看不見,就看你在軍中的人脈與對其生態的瞭解與涉入的程度而定。
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說,自然就不能太過白目了。
對於同性從軍,台灣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同志不能從軍,而且到了法定年齡還是得服兵役,即便有很多直男都設法不當兵。同志當兵,自然是春色無邊,如魚得水,可以有正當理由看裸男也可以在眾多胴體中盡情所能的意淫。只是直男就沒那麼多心眼,到底身處同性的團體生活中日久生情,也是自然。
軍中恐同症的人也很多,對於舉止體態過於陰柔的同袍,就會淪為軍中霸凌的對象,日子過得極其辛苦,下場也極為悲慘--軍階壓人不希奇,倚強欺弱,以多欺少,也不足為怪了。
同志到了軍中多半都得設法隱匿自己的性傾向,低調到不行,以免成為眾矢之的,不大可能像書中那樣說得如此露骨煽情。
從軍無論是出於自願或非自願,想要平安退伍,就還是選擇多數人可以接受的價值觀為妥,即便你不認同,也還是得咬著牙苦撐過去。軍中學長學弟制,過去可就嚴厲許多,比起現在動不動就能申訴,那真的是有天壤之別。
當台灣社會愈來愈多的同志被接受時,或許軍中就不會對同志發生寒蟬效應了。
台灣有可能成為全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嗎?
看看政府怎麼做?--口說無憑,甚麼都是假的;立法才是真。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