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黑蘭讀羅莉塔》的書評

coffeetree 發表於 2019-01-28

只有如精神分裂般的暴君,才能理解瘋狂政策帶來的喜悅。在如此有恩於男性、無禮於女性的中東現場,無異是如活在地雷區一般痛苦。 我因為把這書看成如《追風箏的孩子》、《燦爛千陽》一樣的普羅,而錯過它好一段時間,直到最近才又拾起來看。才深覺閱讀這書真是一種雙重收穫的經驗,它不單純只是作者的回憶錄,而是透過她的回憶窗口,讓人看到許多其他書的風景,在禁錮的伊斯蘭社會,這扇窗口是多大的一種滋養和維繫啊!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