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個胡鬧的世界,胡鬧的人生,和腳下的旅途

caracat0401 發表於 2016-12-21

大田出版的絲山秋子這一系列都是這樣白白淨淨的封底,搭配著色調簡單的圖片,給人的感覺就是十分的舒爽。就像是絲山老師的文章,簡單,但是什麼都傳達到了。


這本是在要去還書的路上看完的,正如公路小說一般,我也是在行進當中閱讀,是個意外的小巧合。
只能說,果然是曾經歷經過,才能夠寫出那麼深刻的文章,即使是用最淺白的文字和敘述,依然動人。


書中描述的是一個躁鬱症患者──小花,因為受不了醫院的監禁和不自由,決定要逃跑;順道拉了憂鬱症患者名古屋包一同逃亡的故事。
在逃亡的過程中,兩人漸漸由逃亡的共犯變成朋友,遇到小花躁鬱症發作時,名古屋包會去體諒她,而不是激怒或故作了解的安慰;正因為同為精神病患者了解自己的病情只能靠自己解決,名古屋包才能夠對小花坦然自己的病情,而小花更是如此。


在旅途(逃亡)上,小花救過溺水的名古屋包、吐露自己因為病情而不得男友的諒解,許許多多對於旁人所說不出來的苦;而名古屋包也說出自己的夢想...

其實,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並不代表他們就失去了常人所擁有的感官和欲望;他們依舊渴望自由、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吃美食...等等。但是因為一張診斷書,他們被迫冠上「精神疾病患者」的稱號,被送進醫院───美其名治療,卻是合法的無期(不知期限)的監禁,和行動上的束縛。
或許他人會認為,這是在幫助他們盡早痊癒;但是病患也是人啊,他們也會想要享受人應有的權利,有人傾聽,而不是被當作病情延伸的瘋言瘋語啊。
這也正是小花選擇同為病患的名古屋陪伴的原因吧!


不知不覺的,兩人開始把逃亡當成了一個目標,他們一面享受美食、風景和音樂,一面等待「那一天」的到來;而那一天,便是小花開口說「我們回去吧」。當時間開始逼近,小花開始感到不安,不想離開名古屋包的想法日漸清晰(或許那便是悄悄萌生的愛意?) 他知道自己不能束縛名古屋包,但又想借由名古屋包送她禮物的機會好留下些什麼。在矛盾的情緒間擺盪,小花決定了什麼都不留下、就這樣子讓它結束吧!
名古屋包雖抱怨著難得想送妳些什麼東西,但也接受了小花的坦白,因為他也感受到一切就要結束了,這個逃亡、這個旅行。

不管小花和名古屋包在這個旅途上得到了些什麼,又失去了什麼,我想他們最終都得到了『當下』所想的事物了吧。


真是太胡鬧了!
對啊,名古屋包,關於在這個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即一切、這個旅途,還有你跟小花,所有的東西啊,都太胡鬧了。
就是因為是胡鬧的旅程,所以不需要有太多的理由,也不需要完美的結尾,就這樣結束也不會有什麼遺憾,因為你們所想要的,在旅途中都得到了
這樣,就足夠了吧!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