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的書桌(精裝)》的書評

林小草Veronica Lin 發表於 2016-12-30

此書記錄整理了蔡穎卿閱讀眾多藏書的部分心得。呈現出的價值觀一如她在其他書中表示的,古典、沉穩、重視生活經驗。
「許久之後,才知道『素直』可說是松下幸之助的人生哲學,如今書架上還有好多媽媽給我的《PHP》雜誌,當然也讀了幾本關於松下幸之助先生的書籍,但我最喜忽他對於『素直』的解釋:『素直就是:下雨了,把傘打開。』」(p.32)

「我小學時每遇責問總愛為自己辯解,就在還『如何、如何⋯⋯』地想要說分明時,母親會建議我『素直』地認錯、簡單地說『對不起!』她很威權嗎?並非如此,我很委屈嗎?也非如此。母親為表達她不是威權,只是要教導我,也曾讓我盡情地抒發自以為是的理由與委屈。奇怪的是,我卻並未感覺更舒服暢快,事後還隱約有某種說不出的遺憾留在心頭;我擔心大家是否真的相信我了?他們的了解真如我所希望的嗎?比較之下,好像更簡單的那句『對不起』反而讓人感到輕鬆,而且說完了,新的相處才更自在。」(p.33)

「我認為閱讀是極大的享受,所以,無法只為了我的孩子而閱讀,兩代之間有幾十年的生活經驗差別,我與孩子所需的精神營養一定有所不同。⋯⋯我認為重視孩子成長大過自己成長的這種價值,無論放在哪一種教養上都不好。如果我們這樣看待教育,生命會失去親子之間平行的意義,也會失去不斷向前的生生不息。」(p.175)

唯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見多識廣的她,卻對精神疾病有很大的誤解。

「如果 Tom 當時不計工作職位高低、不要逃避困難,能想到自己有家庭要照顧,不埋怨風改向而立刻調整風帆,他所改寫的就不只是自己的,還有那個美麗溫柔的妻子和兩個當年才幼稚園的孩子的命運故事。」(p.128)

「我曾好奇,如果台灣的健保不給付精神科的費用,這些就醫的狀況會如此普遍地出現在現在收入並不高的年輕族群當中嗎?而他們的父母對此又做何感想呢?這種擔心與無奈,我猜也只有既是心理醫師又有成年子女的人才能夠認真回答的吧?真希望每一位心理醫師都是在道德與良知的監督下工作,真希望他們能對某些年輕人說:『你沒有問題的,你只是需要更認真工作,好好吃飯,該休息的時候休息,交幾個有益的朋友。』那麼,他就從痛苦中拯救出許多父母,並減少日後必須依賴社會照顧的人。」(p.130)

套用友人的話,精神疾病無異於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理想的治療就是配合醫師診治建議、調整生活習慣;一旦失去健保給付,也許從帳面上患者人數會減少,但也就只是隱匿了患者數字,無助於改善病患的狀況。

在覺得受困的時候,能從支持系統裡得到安撫(無論是家人、親友、醫藥⋯⋯),緩和下來,才有思考的空間。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