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的記憶沒完

明越 發表於 2019-02-09

http://mingyue6002.blogspot.com/2017/02/blog-post.html
筆於 2017.02.24

  五年前,我在吉隆坡的月樹分享一本書《性別無敵好青春》,那本書有我的一篇文章,回馬來西亞度寒假的時候自然得賣弄一番。活動當天,有位老人家來參加活動,嘮嘮叨叨了不少。那天說了什麼,我其實也不太記得了。只記得他來頭可不小,在歐陽文風闖出名聲前,他已經跟一群朋友在為同志社群服務。他叫大潘,也是《111封寄不出的情書》的作者。

  加了大潘臉書後,聊過好幾次,慢慢地了解了他的故事。原來跟他一起生活十多年的伴侶突然去世,他也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走出來。伴侶在世的時候,他的時間多半在工作與伴侶身上,所以走出來以後,他也有興趣了解現在的同志團體在幹嘛,所以參加了那次的活動。此外,他也去了很多地方,或是懷念伴侶,或是體驗生活,足跡遍及台北、高雄、北京、柏林等地。這段時間,大潘不斷思考了人生的意義,死亡的恐懼等等議題。

  大潘跟伴侶在一起十七年,已習慣彼此的存在與陪伴,甚至已準備好退休後的日子。可是世界突然崩潰了,失去伴侶的大潘只能痛哭。好不容易走出來,他也沒打算整理他們相處的點滴,一來是不願意再走一次痛苦的過程,二來他也不認為他們的故事有什麼不一樣。如今,他願意整理過去的愛情故事,他也想借助這本書與讀者一起分享生死的課題。

  大潘常說,同性伴侶跟異性伴侶其實都一樣,就只是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那麼簡單,就只是天天柴米油鹽醬醋茶。去年六月,他來桃緣彩虹居所與年輕朋友們分享他的愛情故事。我還記得他分享的一個觀點,那就是人們對伴侶的期待。在交往的過程中,我們會對伴侶有一定的期許,所以彼此會有一些摩擦,甚至是爭吵。大潘也曾經跟伴侶吵架、分手,但在過程中,他領悟到彼此快樂的相處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會讓兩人不快樂的小細節,像是穿過的衣服到處亂丟、約看電影卻遲到等等,並沒那麼重要。我想,這是他給居所朋友最大的一份禮物,讓我們學習相處。

  在這幾年,大潘在好幾個城市生活過一段時間,台北是他常來的一座。如果我們在台北約吃飯,他會分享他在台北或者其他城市感受到的那一切。伴侶的離世雖然讓他很痛,但他也感謝這段經歷讓他有機會面對生命更大的空間。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去幾個城市走走,領略不同的風光與人生。

  書中的111封情書,是寄不出了的,但寄給了全世界的讀者。如果你也喜歡,可以一起分享這本書的燦爛與豐盛。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