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祈禱落幕時》的書評

kenyu_chen 發表於 2017-02-09

加賀恭一郎系列完結篇這書,是隨手拿來看的,在沒預期的情況下,出現了加賀的名字,居然感到有點愧疚。愧疚我居然不知道加賀他已經要進入他人生最後的謎題了。
我第一次被加賀所吸引,應該跟大家一樣,是因為日劇的「新參者」,阿部寬實在把加賀演繹得維妙維肖,但也說不定後來讀小說中的加賀反而是被阿部寬的形象所刻印了。反正後來我也從加賀大學時期開始參與了他的人生,畢業後他當了兩年老師,卻因事件認為自己不適合當老師而辭職,而後與其父親一樣成為一名警官。他非常耐煩,一旦追到一丁點線索,都能緊咬不放,個性一絲不苟,又有一點好學生不沾鍋的感覺。但與其父親的關係既疏遠又糾結,究竟是遠是近?卻讓人摸不著頭緒。終於.....要知道答案了!

遊民的議題,東野圭吾真的描寫得很到位,那是社會、家庭、個人、經濟、心理交雜著,如陷在泥濘般幾乎已經無望的人生。在「嫌疑犯 X的獻身」描寫的得非常精彩。這裡一樣描寫著社會底層那些無名氏的人生,他們的人生在某個轉戾點轉到一個無法回頭黑暗死巷裡,在那裡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名字,也失去了希望。這裡除了遊民,他還描寫了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職業——核電候鳥。他們從事核電廠中最底層最危險的臨時工作,只為隱姓埋名的養活自己。
這裡呈現了兩個家庭,一個是凶案那條線追索出一個破碎的家庭,另一個就是加賀家。凸顯了日本的社會文化給人的壓力及緊箍咒,在家庭的女人,因為家事及教養小孩的壓力大到無法承受,是可以到放棄一切拋家棄子的地步,而日本公司的封閉性,使整體的就業結構對一個失業者(男人)來說,也幾乎是能打成一蹶不振,被社會流放。有些事情發生在台灣,是可以被寬容的,所以我們或許覺得沒那麼嚴重,或許覺得不可思議。但這是不同於台灣的日本社會的一種集體壓迫。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