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的拉莫》的書評

樂多 發表於 2019-02-14

會注意到胡遷(胡波)是因為去年的金馬獎,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之前,一直看到關於〈大象席地而坐〉這部長片以及導演遭遇的討論。看完金馬獎那天也注意到台灣出版了導演的小說《大裂:胡遷中短篇小說集》,只是很可惜,在看完試讀稿之前,還是沒能把《大裂》讀完,只讀了其中幾篇。





  《遠處的拉莫》收錄了幾篇小說、劇本以及訪談,可能是先前看了胡波相關的報導,在讀到某些段落時,會忍不住猜想他是不是將現實中遇到的都寫了進來。比如〈大柵欄與平房村〉這篇,主角去參加個沙龍,成員有導演、攝影師、畫家等等,邀請主角去參加的朋友是做電影的。主角到的時候,裡頭正在放映自己的作品,但他對於這部作品其實不滿意,但礙於朋友幫過自己,主角不好意思刁難。看到這段忍不住想起胡波生前為了〈大象席地而坐〉的剪輯長度與電影公司的爭執,最終他用了最激烈的方式控訴。




  《大裂》的簡介中提到這是一本傷害之書,每篇小說都不斷問著:「我們還要活(被傷害)多久?」





  《遠處的拉莫》給我的感覺並沒有比《大裂》那沉重的簡介好多少,每一篇都給我一種渾沌感,有些文字雖然沉重,但在最末會至少有一點點幽微的希望,但這本讀完後,坦白說還真的覺得沒什麼希望,是那種讀一讀就要停下來喘口氣的故事。





  無法不去想在小說中有多少是他的人生經驗,電影與創作儘管於他是美好,但現實回饋給他的卻可能只是一堆爛帳,生活中有多少好事?活著就是一種耗損,最終可能在黑暗中同死或者運氣好點終於前往一直想去的那裡,那裡可能有著最後一道光,但見到的時候大概也到了盡頭。也或者到頭來什麼都沒有讀懂,但答案已經隨著他的離世遠走。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