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困在網中的獵物──我讀《絡新婦之理》

kiderself 發表於 2017-03-22

http://kiderself.blogspot.tw/2012/06/blog-post.html
內文理所當然有重要劇情。



這是截至目前為止,我看過的京極堂系列小說中(《姑獲鳥之夏》、《魍魎之匣》、《狂骨之夢》、《鐵鼠之檻》、《絡新婦之理》以及《陰摩羅鬼之瑕》),規模最大的一部作品了。不管是詭計的安排,或者是死亡人數。

「潰眼魔連續殺人事件」以及「絞殺魔殺人事件」是這部小說中,位居表層的兩大事件。

潰眼魔的嫌犯平野殺害了矢野妙子、川野弓榮、山本純子、前島八千代、高橋志摩子以及織作碧六人。而被牽扯進這個事件中的「嫌疑犯」,則有川島新造以及川島喜市兩人。這起事件最大的問題在於找不到各個被害人之間的聯繫點,因此起初被認為是隨機殺人。但實際上,除了矢野妙子以外,在幕後的確有一條以上的絲線隱隱地貫串著這些被害人。

相較於潰眼魔流竄在開放的社會空間裡,絞殺魔事件的舞台是一間深山裡的基督宗教女學院。以這間學院檯面下流傳的黑彌撒、黑聖母以及賣春集團傳聞為背景,絞殺魔杉浦扭斷了教師本田幸三、理事長織作是亮以及學生渡邊小夜子。除此之外,尚有一個女學生麻田夕子於這場悲劇中墜樓喪命。

這兩起看似不相關的連續殺人事件,卻在水面下若有似無的浮現出些許關聯。喪命於潰眼魔手下的山本純子是學院教師。而川野弓榮、山本純子以及前島八千代又是學院詛咒殺人的對象。這些凌亂的線索迷惑了所有身陷其中的關係者,卻又彷彿受到指引一般,讓這些關係者走向事件的唯一解──背後真兇「蜘蛛」所準備的「解答」。


就事件的安排上,《絡新婦之理》可說是極為出色,就如同精巧的蜘蛛網一般,所有的關係人都位於這張蜘蛛網的一點上,透過隱隱若現的蛛絲與其他人串在一起。只要進入事件搜查,必定會跟著這些安排好的絲線,「巧妙」的與所有相關的人、事、物「偶然」相會。

這就是這個事件最可怕的詭計:所有的人都是真兇「蜘蛛」的棋子。即使是洞悉一切的驅魔師京極堂,也只能驅除附身妖怪,提前終結這場悲劇,而無法徹底阻止。

然而也因為本書太過於強調「沒有偶然,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兇手早就安排好的」,以及「不管是誰登場或是即使誰沒有登場,也會以不同形式迎來相同的結局」,使得兇手威能過於膨脹,然而某些小細節卻沒有交待的十分詳細,使得讀者讀完,得出真兇以後,反而會莫名的陷入一種不解的失落感。

我們看到了結果,以及真兇想要排除那些被害人的背後因素,但是卻沒覷見蜘蛛是怎麼連結出一張令眾人無法逃脫其中,以失敗為前提的精巧機關。只能透過京極堂在末章的隻字片言,以及文中眾多的空白,去仔細的推敲。但愚鈍如我,即使一口氣讀完整部,依舊有些部份似乎尚未完全參透。只能擇日再重讀一遍。

除此,書中尚有一處令我讀來十分介意。上一部《鐵鼠之檻》曾經出現第一部《姑獲鳥之夏》的關係人,並且與該故事緊密相關,我個人以為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安排。因為在《姑獲鳥之夏》中,的確留下了一個行蹤不明的空白,容許後作來填補。而本書也出現了《魍魎之匣》的關係人,但卻以所有讀者都不可能預測的角度影響到本書的犯人!雖然在本書的前半部的確是埋下了一個小小的種子,但京極堂揭露杉浦之所以會變身為絞殺魔的起因,居然是目睹柚木加菜子被母親陽子掐脖子的場景(尤其是我印象中雖然《魍魎之匣》的動畫第一集有提及,但原著小說似乎沒有?),相信應該有不少讀者都會像我一般心裡大吼:「太扯了!!!!」雖然這樣的安排能夠使整個系列書更為緊密,但是或許還能找到比較合理的安排。

若要再提這部書是否還有缺點,大概要就得提它的妖怪性比前作還薄弱一些。京極堂系列吸引我的要素,除了以理論、歷史、宗教、文化為基礎的驅魔過程外,就是迷人的若隱若現的妖怪蹤影以及妖怪考證。然而這部即使蜘蛛的形象處處可見,但是它已經完全被具象化成兇手本人,而與民俗、宗教、傳說等駭人形象有了距離。不過幸好我對書中提到的女性議題、母系社會等議題還頗有興趣,而且與整個故事的聯繫也安排的令我滿意。

總之,依舊是一部讀來相當過癮的作品。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