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經典全譯本三冊不分售)》的書評

kiderself 發表於 2017-03-22

「每個事件都有一種自認為是『思想正確』的理論……在真理與謬誤之間進行調解;解釋、訓誡、打折扣,還顯示點高姿態,因為混雜了譴責和諒解,就自以為十分高明,往往是不折不扣的迂腐之見。」《悲慘世界》
沒有耐心的人完全不建議去看《悲慘世界》全譯本!只不過一千五百頁,就讓我看了三個半月。同樣篇幅的《紅樓夢》,我倒是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刷刷刷仔細看完啦!

除了對「法國大革命」前後背景不熟悉之外,最主要還是在於作者雨果不是一般水平的饒舌。在小說中採取夾敘夾議手法書寫的,雨果應該不是唯一一位,但是能寫得跟故事「主軸」那麼沒關聯的,他可以說是佼佼者。每次進入一段新的段落,他一定要回到宏觀角度去描寫整個大背景。原本以為這樣的寫法,只有在原書開頭才會出現,如果能夠增進後半段故事的理解,牙一咬悶著頭也就過了。但偏不是這樣!!在帶出芳婷之前,他要先花一個大段落敘述那個時代大家是怎麼過的,發生了哪些大事;尚萬強和珂賽特躲進修女院時,他也要騰出一大段落,去提點一下那個時代修女派系的差異、以及她們是如何苦修;寫到德納第逃獄前後,它還為「黑話」的演進以及文化意義闢出一個空間:尚萬強背著負傷的馬呂斯從街壘逃進下水道時,他非得要先把法國下水道工程演進史講完,才肯讓兩人逃出下水道。

難讀是一回事,讀完之後你發現對故事進展幾乎沒有幫助才叫崩潰。那些議論作為雨果個人思想來研究,是良好的素材;但作為小說來閱讀,對讀者而言是苦難。

但不得不否認,這樣的寫法,也讓雨果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十分成功。如果不是開頭花了極大的篇幅描述卞福汝主教的人格與作為,他對尚萬強的救贖就無法寫得深刻寫得感動;如果前頭沒有先把沙威警探偏斜的正義、執拗的盡責描述的讓人厭惡,對於他的結局,我們也將無法為之肅然起敬。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