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的書評

blattus 發表於 2017-04-05

我比較喜歡《他人事》中營造的那種日常生活周遭即可能發生諸般慘事的氛圍,或許是《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的敘述較為叨絮而少了一股冷然吧?
寶島社的「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中的「ミステリー(mystery)」要翻作「推理」或許是中文界文化圈的習慣,但是這種翻譯難免給人誤導,畢竟mystery小說的守備範圍本來就很大,就像東野圭吾自己也講過的,(在他的定義或認知之下)只要是「故事」就會有「謎團」—而被圍繞著的謎團,就是mystery。不論是論戰中心的東野圭吾,或是狀況之外的平山夢明,基本上大概根本就不關心啥本不本格的無聊問題吧?XD

撇去作者的寫作意識、出版社的銷售策略與歸類、以及讀者們理解方式的落差不談,以玩弄敘述詭計的恐怖小說而言,本書依然是一部傑作!

〈尼古丁與少年—乞丐與老太婆〉提及被欺壓者更容易殘酷對待比自己弱小存在的劣根性;

〈Ω的聖餐〉結合了黑道挖洞人(屍體處理者)、外薗昌也的漫畫《智者》中也提到的食人以吸收其力量智慧之原始巫術、與食(腦)髓知味的逆向式古魯病(kuru),結局也讓人乾嘔之餘不禁莞爾;

〈無邪的祈禱〉稍微嘲諷了希冀並召喚反式英雄的擬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操作制約的肖像〉的世界背景設定令人不禁聯想到電影《重裝任務》;

〈蛋男〉中殺人魔反主為客的逆轉以及類似《攻殼機動隊》的虛擬意識操作詭計都很有意思;

〈不該來的熱帶〉大大揶揄了對於異國風情的認識侷限在聳動卻過時的國內出版物,並基於這種認識基礎下所仿造出來的一個更勝電影《浴血叢林》風格的荒謬劇,遺憾的是那些故意用日語空耳諧音翻譯的土話,翻成中文之後趣味性或多或少會打折吧;

〈世界麥卡多投影地圖的獨白〉的確是寫作技巧、內容與創意俱佳的神作,作為本書的掛名主打當之無愧;

〈臉像怪物的女子,與頭像時鐘融化男子〉藉由藝術狂人薩爾瓦多‧達利的超現實陰影,描繪出偏執而扭曲的
異色美學意識。值得一提的是,達利本人也拍攝過一些切割眼睛、肉體的...嗯,前衛藝術影片...(抖)

總歸來說,這就是一本少了《他人事》的「痛」「快」淋漓,卻多了血肉橫飛的黏膩不堪的一本極惡故事集。調性不合者請勿輕易嘗試-_-+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