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三萬呎》的書評

陳二毛書櫃 發表於 2017-04-08

終究還是得回頭面對自己最大的苦悶
自虐的
竟然也是最美麗的苦悶

用記憶打造的城市
裡面住著不可能忘記的人
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至親?至愛?是選擇還是安排?

簡潔的溫室
栽種紋路錯雜的植物
跳針的唱片
重複經歷著懷舊心情

身亡於今晚;心死於那晚
囚困於此地;流連於愛的那人身旁

往下墬,可到地底三萬呎深淵
向上引,就迷失在失序的星河裡
就受一點傷吧
為什麼不挖自己
考自己的古史
不然怎麼寫今生的故事
誰能不寫今生的故事

終究
還是得回頭寫這段最深的感動
共軛的
竟然也是最難寫的一種感動

朱少麟,文學裡,不可取代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