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花》的書評

amateurreader 發表於 2017-04-23

在河道上看到https://www.plurk.com/p/m6huv5
手邊剛好有書就一口氣看完
贾平凹的《極花》讓我的心承受7995的攻擊,思緒有點亂。
(感想劇透心得亂糟糟收下面)

那個村民將蝴蝶壓制捆綁好讓黑亮行房的場景,女孩靈體分離,在遠方看著自己受辱。
前一陣子看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所以很直接地想起裡面也有兩段類似的場景。
不確定用在這裡對不對,我想起了庫伯勒-羅絲模型(Kübler-Ross model)
蝴蝶是到什麼時候才將心交了出去呢?是用爹稱呼黑亮爹,為黑家下廚的時候嗎?是接受了懷孕事實並不再試圖打掉的時候嗎?還是生下兔子的時候?更或者是坐上火車的時候?

被拐賣的跟購買的人,在這故事中感覺是最普遍的人。
不是小康家庭的女孩,不是有著暴力傾向的男人。
而是都市中的貧窮女子和質樸單純的男人。
這跟張豐在書評中提到的『她來自農村,本來應該屬於農村的一位男子,她是被城市「奪去」的,因此,她也存在著重新嫁給農村的合理性。』是相對應的嗎?
農村子女終身都只能在農村嗎?
對於在前半段時想著黑亮人真好沒有使用暴力脅迫蝴蝶的自己感到憤怒,那憤怒在蝴蝶逃跑被村民捉回來,在蝴蝶被村民五花大綁好讓黑亮行房時整個大爆發。蝴蝶開頭沒多久就對自己說「你不能對那人有一絲絲的好感。他做的畢竟是拐賣人口的事。」

黑亮對蝴蝶說「都市搶走了他們的女人,所以他們只好買回來」
蝴蝶對黑亮呸了一口「你真有本事就去都市幹出一番成就,爭取一個回來」

我其實對兔子出生後,描述蝴蝶心中充滿了母愛的部分感到有點噁心,覺得這是一種刻板印象或是父權凝視。
當然每個人感想不同,有些人可能真的生小孩就會視如己出但也有些人可能視之如敝屣。
這都是有可能的啦......

蝴蝶到底有沒有被救援呢?那些被救援後在街上所遇見的睥睨是真實還是幻想?好不容易被救回來卻成了家庭的負擔又是現實還是幻想?
這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還是社會逼得蝴蝶不得不覺得回去被關著比城市給她的批判跟檢視好?

其實整部作品應該還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但我糾結地對覺得黑亮很溫柔是好人的自己無法原諒。

中國許多關於此作的書評都提到了郜艷敏一個被拐賣虐待並在地生根的女人。
她的故事被改編成嫁給大山的女人2009,但情節上有過多的美化。
因為美化過度,該電影時常被網友拿來跟2007年的 盲山做對照。
郜艷敏被拐賣後歷經強暴跟虐待,但憑藉自己的初中程度學歷試圖改變農村教育思想,被偶然來訪的攝影師採訪,而後引起媒體報導。媒體干擾了郜艷敏的生活,甚至指責痛罵她是「國家的恥辱」。
似是認為她屈就了這拐賣的身分還洋洋得意是種負面教材。

這部分《極花》的作者也受到類似的質疑,『許多讀者尤其是女性主義者不滿意最後胡蝶又回到了黑亮家,他們覺得胡蝶應該反抗,既然逃離了就該尋找「新生活」。張濤認為,這樣的批評,實際上是我們要求作家按照一個「理想狀態」去塑造人物。』
https://read01.com/RkN7JQ.html (via)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