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總在我們身上留下痕跡,我們也在別人上留下痕跡

woolee997 發表於 2017-04-27

大澤克彥中年喪妻,要獨自照顧四歲女兒希美,一天早餐後,彩虹出現了,希美說要追逐彩虹,於是父女倆開始追逐彩虹的旅程。路上看見一個招牌,寫著「美味咖啡與音樂 海岬咖啡屋 由此向左轉」,左方似看不見咖啡屋,大澤姑且一試,竟然找到柏木悅子的咖啡屋。咖啡屋的牆上有彩虹,悅子女士說自己也是在尋找彩虹的冒險。咖啡屋播放的是Amazing Grace。悅子女士對帶著喪妻之痛的大澤說:「人啊,在生命當中會失去很多重要的東西,但是,另一方面卻不斷被賜與『Amazing Grace』喔。只要想到這點,一定可以撐下去的。」(頁48~49)。大澤的創作欲回來了,他是位陶藝師,於是以這天的回憶為造型,燒製了杯子,送給咖啡屋。
二流大學四年級學生今泉健遭女友甩了,求職也不順利,一天駕著機車,無意中看到「美味咖啡與音樂 海岬咖啡屋 由此向左轉」的招牌,遇到悅子女士、她的外甥浩司、店內的小狗小太郎,和修讀美術專科的年青畫家小綠。也許是給悅子女士看穿了,她為今健預備的歌是Girls on the Beach。浩司對今健說「但我只知道一件事……拿不定主意的時候……總之……總是往能讓你心跳加速的方向去吧。」(頁95)於是他下定決心,追逐作家夢,要以咖啡屋及各人為題材,寫成小說,並請小綠讓他以小綠的畫為封面。

磨刀師一天沒有吃過像樣的食物了,金融風暴、大量中國製廉價貨入侵,加上他並非為高檔市場服務,使他無立足之地,本來打算把鑄刀師的工廠買下來,準備大展拳腳,提供一條龍服務,可是自己不懂經營,增長的只是債務,妻子帶著女兒離家,自己唯有鋌而走險做小偷,找上悅子女士的咖啡屋。不過,他的專長是磨刀,不是偷竊,迎接他的,是悅子女士的一句「歡迎光臨」。悅子說磨刀師的姿勢似祈禱,於是給他播東尼麥克魯金(Donnie McClukin)和尤蘭妲亞當斯(Yolanda Adams)的《祈禱》(The Prayer),她說:「人啊,懷著有朝一日希望實現的願景,在心裡祈禱的時候,才能活下去呢。不過,一旦失去希望或夢想,不再有祈禱的目標時,往往不小心就誤入歧途喔!」(頁133)。悅子請磨刀師喝咖啡,磨刀師看到雜誌上今泉健為咖啡店寫的文章。悅子請磨刀師為她磨刀、買磨刀石,使他重拾對磨刀的熱誠,迎接新生活。

谷桑一直對孀居三十多年的悅子有意,這年冬天趁她生日為她慶祝,他帶來天文望遠鏡,與悅子一起觀星,順道送來修理好的杯子,就是大澤燒製的杯子,原來磨刀師來偷東西時,悅子受驚而摔破了杯子。谷桑早年事業得意,在大型建設公司一直做到董事。獨身的谷桑碰上經濟不景,公司把董事職位減半,他就遭公司外放大阪,「我一想到那樣的未來,嚇到晚上睡不著覺。我絕對需要『公司』這種容身之處。」(頁188)谷桑去找悅子,當然帶著期望,他請悅子為他播《請溫柔地愛我》(Love Me Tender),用磨刀師的刀為悅子弄黑鯛料理,悅子會怎樣反應?

浩司一直努力籌備自己的店。他的家庭早就破碎了,能使他乖乖聽話的,就只有一直對他信任而且不離不棄的姨母悅子。天文望遠鏡在他的店子,望遠鏡連接上數位相機,可以把望遠鏡的影像投影在店中。浩司的夢想是趁自己的店「藍月」開張時,找齊昔日樂團的成員同台再唱,萬事俱備,只是有一位成員還未能聯絡得上,他是當年樂團的主音阿翔。阿翔多才多藝,浩司的店名「藍月」正是出自阿翔一首未曾發表的曲子《藍月》。浩司本來是個小混混,與在油站工作的阿翔不打不相識,與其他三人組織樂團,可是樂團的發展並不順利,直至浩司的店要開張,他希望整個樂團能同台首演《藍月》,他才不得不面對他的過去。

悅子能帶給人希望:使大澤從喪妻之痛中站起來、使今健找到目標、使磨刀師振作、使谷桑著迷、使浩司不致沉淪,她自己希望在夕陽中看見彩虹,她的夢想能否成真?她自己又從一場颱風得到啟發。

陶藝家留下杯子,未來作家用來享受咖啡;未來作家留下文章,磨刀師讀到了;磨刀師留下刀,天文愛好者用來弄料理;天文愛好者留下望遠鏡,在新店之內。人與人相遇,我們都在他人身上留下痕跡,也讓他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跡,原來都是彼此祝福。

後記:這本書於2014年拍成電影,名為《不可思議的海角物語》,由吉永小百合飾演悅子、阿部寬飾演浩司。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