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非人

Otter4018 三口竹 發表於 2017-05-30

這兩天用三小時看完了 "唐草人偶"不得不說
在前三分之一 我是有點失望的
覺得沒有 "家守綺譚"那樣
對這人世間及人性有一種很純的描繪
(生活已經夠苦又複雜了呀~ 不需要故事來告訴我 這有多難熬 ㄎ)
還有 我還是喜歡鬼怪 奇幻類的故事
相比與這個世界
我到覺得那個世界更有人性

但看到後來 漸漸可以理解作者在這本書中所想要表達的那種意念
是一種 感情是在日光游移間累積而成
而朋友、家人間
不過就是一種以鮮有的幾個共鳴點為中心
由經歷與相守環繞其上編織而成的交會人生
亦暗合了其主題
編織

喜歡故事裡其中一位女主角說的話

" 慈愛是半途心血來潮去學卻也學不來的,而是代代繼承下來的傳統"

這裡的慈愛大概是指對看待萬事都有一種淡定了然的成熟吧
就像故事裡第一女主角(算是吧)
在面對一株好一陣子沒有喝水的秋海棠時
是那樣自然地將它連土的捧在手心
然後放在水盆裡 像一種療癒
光看書的描寫 說那一顆顆從根部冒起的水泡
你也會為生命的重獲甘霖而鬆一口氣
大概就是這種大氣應對萬事的精神吧
我想這是要由先天血脈與後天環境所共同豢養才得以長出的

特別喜歡故事裡當其中一位女生開始織布時
大家都不自覺圍坐在其身邊 各自做事的場景
那樣反覆而單一重覆的聲音與動作
的確莫名就會帶給人一種安祥的感覺
故事裡藉其中一位女生的嘴說出
這樣默默將情緒與感情織進布的每一目中
或是手上所做的事裡 不管是煮菜 做家事 或是熨燙衣服
是女性特有的一種表達情感的方式
也許吧
在女性沒有言語權力的年代
或是現代這種遇到很多事 也有時候無聲勝有聲的社會裡
那手上起伏來去的動作 有一種安靜地卻巨大的聲響
清析地表達了悲喜憤怒

上次去日本
在一座非常古老的神社迴廊上
看見一位和尚身穿白衣
提著木水桶 緩步走過
然後盤腿坐下 拿出抹布
一格一格地擦著拉門
晨光落在他的側臉
陰影隨著他手來回的動作在地上跳躍
那樣一致又細膩的專注於眼前那百千格子中的一格
我可以想見他心中的平靜
將直指佛祖所說的"無"

最近在練小提琴
總是習慣地練著空弦
一練就是一小時
有時一二十分鐘裡
就只反覆拉著同一根弦
你眼中只能看見弦
感受指尖傳來的震動傳到耳朵化成了音頻
時間的計量單位在心境的緩步下
你感覺四週倏然黑暗
眼裡只有心中的光
就像飄浮在宇宙
那是一種專注到可以與時間抗衡的力量
故事裡的織布場景我想是一樣的

略過對故事裡出現的無數有關布以及植物的專有名詞
和必須努力戰勝想要馬上知道它們是什麼、長什麼樣的好奇心
(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呀)
還是值得推薦的
喜歡故事裡四位女生從剛住在一起的生疏
到在她們也沒注意到的轉化下變成了像一家人
那樣的轉折在故事中由大小事項串成
輔以時間的發酵
讓人覺得十分有脈絡
故事充滿了日本女人特有的價值觀
以及所有女人都擁有的那種纖細與強韌共存的力量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