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的共同體》的書評

yuenmoontong 發表於 2017-06-09

安德森的論點與很多民族主義者的論點有很大的分歧。第一是民族主義並不是與人類共存的,而是在十八世紀末以降的才出現的新興事物,而這一種新興事物則是源自於中世紀的基督教文明解體、王朝的崩壞以及對「時間」重新思想的背景之下;在拉丁文的沒落,以及印刷資本主義的崛起所導致的方言的興起的環境之下誕生的。總括而言,即是民族主義是漸化出來的,而非一開始便存在,而這一演化的過程又是由無數偶然的歷史因素導致,因此在安德森的眼中,民族主義是帶著「宿命」的感覺而出現。另一方面,由於民族主義有其模彷性,在民族國家的兩個革命模式的出現:美國獨立革命及法國大革命之後,迅即被其他國家所模彷改造,從而導致了民族主義的模式越變越多樣化。

第二,對安德森而言,他並不認同民族主義的發源地是在歐洲,憑著他眼中世界上第一批真真正正的民族國家出現的事實:即北美洲的美國獨立以及南美洲的諸多殖民地獨立的事實,指出了真正的民族主義的「第一波」是源自於歐洲以外的美洲土地之上,之後才以擴散之姿傳至歐洲 (第二波)、受歐洲新式民族國家而誕生的官方民族主義國家 (第三波)、以及亞非的最後一波的「殖民地民族主義」的國家。這就是安德森在論述民族主義由小變大以至被全世界所有國家奉為神聖的過程。

在安德森的眼中,「民族」是如何被想像的呢?每個時期均有不同的想像模式——就是因為這樣作者才將各地的民族主義有一分類及論述——如前述的美洲模式是報紙的出現,以及歐裔海外移民回流母國的流動性被斷絕的情況下所想像出來的。歐洲則因方言的興起及王權的解體而構成。而亞非殖民地則因殖民地者將殖民地的所有事情制度化及數字化的情況下,無數的小民種被融至新的大民種之中而產生了現代地圖上的新興國家。但綜合而言,這一些因素是在有意的、或無意的,「想像」出一個又一個新的「民族」。而這一種新的民族出現之後,又會通過不同的手段例如歷史、文學、記念性建築等等的事物再作進一步的加強與深化,而有時候更要去「刻意的遺忘或改造」某一些歷史以有利民族主義的鞏固。

儘管此書的結構宏大而又能在眾多的例證觀察入微,但是作者的理論仍然是有其缺憾存在。我發覺當我閱讀全書之後,發覺作者對於有關中國的論述真的是少得可憐,我相信作者不是抱持反中國的立場所書寫的,而是作者似乎是刻意避開了有關解構中國民族主義的論述。在人口佔全球五份之一的國家而言,我認為這是本書所表達的一個有創意的理論的大缺憾。而我所學習的中國歷史之中,發覺中國不能在時間上歸類於任何一個時期,但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的誕生的不同因素卻應該與安德森所提出的民族主義誕生的因素有異曲同工之妙。不論如何,要求西方學者對中國的民族性——這一個有別於西方文明思想體系的民族——有一個透徹的理解無疑是一個苛求。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