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用什麼來紀念一段生命中的過往?

grace.shou 發表於 2017-06-30

看完之後,胸悶的厲害,久久無法言語。

在陸地的盡頭,海洋前面的最後一間房子,發生了一椿滅門血案。為了求生存的小男孩保羅學會與仇人安傑共處。高富帥的路易則是為了逃避父親的期望而來到這個荒涼之處,三個人都在渴求愛而試著在彼此身上彌補缺憾。

原來,人與人之間的化學變化才是最真誠的療方,就算是無惡不做的壞人也有一顆純潔的心,聽起來很矛盾,但這世界不就是這麼荒謬?比起一堆偽善的強國菁英,卻對資源豐富的落後國家燒殺擄掠、偷拐搶騙;使這種小奸小惡的囚徒,所冀求的是愛的付出與回報,更顯得珍貴動人。

人,很容易被身份誤導。一看到殺手便自以為是的認定,以致落入偏見的窼臼,那就可能錯過一個美麗又溫暖的故事。

喜愛文句摘要:

不知不覺,他竟唱起歌來。這首由記憶深處回溯至嘴邊的是什麼歌呢?他的親生母親曾經唱給他聽的嗎?當時他還太小,不知道她即將死去。或者這首歌是他偷來的?某天從一扇敞開的窗戶傳出,被他像偷其他東西一樣偷來嗎?這不重要。有人從來不曾唱歌,卻在必要時突然開口唱了,一心只想著安慰人,他就是抱著如此誠摯的心,為保羅唱歌。P107

保羅把里卡多的書櫃想像成儲存的氧氣,既驚訝又欽佩。如果生命長短與擁有的書籍數量密切相關,那麼這應該便是他雙親猝死的部份原因:他們家裡一本書也沒有!P160

「你記得嗎?」他終於低聲說道:「還住你家的時候,我要你想你的生日。」
保羅點點頭。他什麼都記得,每一刻、每個字、路上的每一步,清清楚楚。「你說就是我去的一天。」安傑繼續說。
「會客時間過了!」獄卒緊抓他的手臂。
安傑雙手緊拷在背後,獄卒將他往後拖。
「你記得嗎?保羅?」安傑一面在方磚地板滑行,一邊高喊。
「記得!」保羅也大喊。
安傑哭了。
「我也是!」他嘶吼道。「我也是那天出生的!我看到你以後,就看到了亮光,你明白嗎,保羅?」P186
…他從床墊拔下一根鐵絲,用細尖在牆上刻自己的名字,安傑.阿雷吉亞、安傑.阿雷吉亞、安傑.阿雷吉亞,這是他唯一會寫的字。生命為他冠上這名字,如今聽起來卻充滿諷刺。在生日那一天,他畫了蛋糕和蠟燭,對牆壁吹一口氣,細細的石膏粉末在空中飛揚懸浮,幾個星點飛來黏在睷毛上,刺得他流下淚。P190-191

他回到牢房,躺在狹窄的床上。他的生命不再屬於他。唯一所剩只有回憶與保羅一同在風中、在孤獨與幸福中度過那些年的回憶。P192

沒有人知道,他把黃色的幸運糖放在床下的盒子裡。這顆糖雖然因為放在口袋裡變得又黏又扁又髒,卻是他與安傑共同生活所留下唯一能夠觸碰的記憶。P193

保羅把自己關在房內,他不明白這一切的意義何在。他雙手抱頭,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候之際,也許他的心會自動停下來,就像老舊的機器,否則又該如何停止愛一個人呢?P193

他告訴保羅他有多渴望這份父愛,而這個空缺又在他生活中占據什麼樣的地位,至今未變。黛莉亞和後來的其他女人都落入這個虛空的洞中,她們直穿而過,亳無阻力地墜落。P207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