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我自己(平裝)》的書評

jrue 發表於 2017-07-01

破碎的鏡片照映出部分的面貌,有點熟悉又似乎是這麼陌生,當我們急欲撿拾掉落的碎片拼湊出完整的個體得知真相,才發現即使還原了面貌,那鏡中的影像顯得離譜又怪誕,依舊讓人認不出眼前的就是自己。
於是,她撬開了桶蓋,將刷子放進去,看著乳白色的油漆滴滴答答,將鏡子全部漆成了白色。

或許本書封面就已揭露給讀者所欲傳達的意念,特別的是它是以當事者而非照料者的觀點,我們除了可以了解那逐漸喪失心智的心路歷程,更可以感受那宛如末日倒數的恐懼與無力,面對事業、家人,甚而自我終將不復記憶,只能眼睜睜看著心靈被吞噬而毫無抵抗能力,而在尚具病識感的初期,那迷惘挫折與心態調適承受,讓人不經想起了不少著名電影的片段。

如果生命就是經歷並記憶生活細節的過程,那阿茲海默症患者在不斷經歷與消逝間,生命又該如何定義?對於記憶,人向來擁有選擇權,美好的記憶,悲傷的遺忘,但當不再具備掌控權,面對的只會是失去,是不是只能告訴自己,我為每一天而活,我活在當下。

我想念曾經精采的生命與摯愛的家人,我想念,我自己。

當言語與時間都不再具任何意義,唯剩"愛"是支撐生命的能量,或許我會忘記今天,但不表示今天一點也不重要,或許我會忘記你,但請記得我永遠愛你。

那是近期上映楊力州導演"被遺忘的時光"紀錄片裡的一段話,「她一定會忘了我,但是我記得那就好了。」困在時間的長流,與不斷錯置的情感中,或許我們都會因此而更勇敢些。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